《金屋藏妃:皇上,求你别宠我了》

返回书页

第314章 君心难测

作者:

九丹心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
福晋在上:四爷,狠会宠!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重生之将门毒后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独宠娇女 后宫:勤妃传 空间俏医女:猎户相公来种田 邪尊誓宠:凰妃请入帐 战神狂妃:邪帝,宠上天 一世倾城(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金屋藏妃:皇上,求你别宠我了 热门小说网(www.remen88.com)”查找最新章节!
    璋庭的目光在她们的身上扫了一下,眉微微皱了些。

    亦瑶听了那曲,不做声。功力自是有,这曲的意境,却不是那么的悠远。榛子非关隔院砧,何来万户捣衣声。她们演奏地如此缠绵悱恻,根本只是女儿家的愁罢了。

    一曲罢了,淑妃带头拍手,众人称赞了一阵,不提。

    第二桌,就是姜婕妤所在的婕妤那一桌。亦瑶正拈了一颗蜜饯准备吃,忽听得旁边的人一声低呼,她不禁抬头望去,愣住了。

    那个杏黄的身影……亦瑶忽然来了兴致,难不成她还要给淑妃祝寿。

    姜婕妤不过才三个多月的身孕,不怎么显怀。只见她走到了淑妃的面前,拜了。另一个婕妤走到了一旁弹琴,姜婕妤走到了正中摆着的那张案前,拿起了笔,开始作起了画。

    旁边燃起了一支袅袅的甜香,这情这景,确是动人啊。亦瑶心里也有些期待,她到底会画出什么来呢?

    众人都在等待,忽然,姜婕妤一声低呼,接着,她的身子往后一仰!

    周围顿时传来了一阵骚乱,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亦瑶看着那边,一个宫女缓缓扶起了姜婕妤。淑妃快步下来,厉声道:“哪里来的狗?”

    一个小太监赶忙上来,从桌子底下抱出了一只通身雪白的狗。亦瑶隔得远,只大概猜到了发生了什么,心里一沉,今天这事,怕是不那么容易就完事了。

    周围安静极了,所有的人都看着那个小太监。小太监抱着那只狗,就愣在了当地,也不跪也不退下,就这样傻站着。

    “有些本事啊!连哀家也牵扯进来了。”远远地传来太后的声音,亦瑶听了,心头一震。太后!

    她看过去,太后正扶着念姑姑的手站了起来。太后的眼睛扫了一遍整个席面:“来人,把那团球抱下去。来人,宣太医给姜婕妤看看。”

    淑妃一下子就转过了身跪了下去:“臣妾不敢!”

    太后看了淑妃一眼,对念姑姑说:“来人,把那案搬开,哀家倒要看看,这团球到底是为什么跑到书案底下去的!”

    立刻有两个小太监把那书案搬开了来,露出了下面的一个碗碟,碟中所装的正是几块肉。

    之前负责搬书案的小太监连忙跪下,不住地磕头。

    念姑姑把那碟拿了起来,等着太医的到来。

    “把照顾狗的秦姑姑叫来,哀家要亲自问问。”太后的眼睛里闪烁着一丝严厉。

    刚说完这话没一盏茶的时间,一个人前来汇报:“太后,秦姑姑已经在房里自尽了!”

    太后笑了起来:“好好,真好!哀家刚叫人去传她,人都还没到慈安宫,这报丧的人就来了!”

    所有的人都不说话了。亦瑶看着那边,心里充满了疑惑:这人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巧合全部指向太后?这未免,也太欲盖弥彰了吧。

    淑妃跪在原地不敢起来,这事情,已经不在她的处理范围以内。但是今天这事,她绝对逃不了干系。

    “婕妤,您怎么了?”就在这窒息的沉默中,一个惊慌的声音响了起来。

    亦瑶的眼皮子猛地跳了一下,难道,果真是为了姜婕妤肚子里的孩子?只是,那人怎么会知道,她会作画呢?除非……她的目光落到了淑妃的身上。

    “皇上,救救臣妾的孩子!”姜婕妤突然一声惊呼,似乎惊醒了这席上所有的人。淑妃连忙回过身来,却愣在了原地。

    亦瑶看不到,只听得嗡嗡声一片。不过她知道,孩子,应该是保不住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亦瑶只听到偶尔的几声唤婕妤的声音。她的指甲深深地扣进了那椅子扶手中,只感到浑身发冷。

    这件事,如果查出了幕后主谋,恐怕,没有活路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太医终于到了。亦瑶看到那气喘吁吁的太医奔向了皇上那边的时候,心里突然生出了一阵薄凉。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会让人感到这样的寒冷。

    “把娘娘抬到最近的院子里去。快去准备!”淑妃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一阵匆忙以后,几个人把姜婕妤抬了过去。亦瑶只看到,那苍白的脸上紧紧闭着的双眸,微微蹙起的眉。让那人看不顺眼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吗?

    贵妃跟了过去,淑妃留在了原地。太后和皇上依旧沉默地坐在了席上,没有说一句话。

    气氛又恢复到了刚才的沉闷。太后突然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念姑姑派人送这些主子小主们回她们的寝宫去,没有哀家的懿旨,谁也不准随处走动。”

    所有的妃嫔都站了起来谢恩准备回去。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溶主子,您怎么了?”

    亦瑶的心咯噔一跳,看向了声音的来源处。是双溶吗?她怎么了?

    不过现在,没有时间让她留在这里,来送她回宫的太监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很有礼节地挡住了她的视线。

    收回了目光,她站起了身,开始往着秋水宫走去。

    没一多会儿,在场的人,只剩下了太后,皇上和淑妃三人。淑妃张罗着把双溶也送到了姜婕妤治疗那里,也去了。

    “儿臣送母后回宫。”皇上站了起来,对着太后恭敬地鞠了一躬。

    太后的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反而笑了,只是那嘴角眼角的皱纹看起来却如此冰冷:“皇上,你可真有孝心。”

    皇上直起了身子,看着太后,眼睛里全是坦然:“儿臣不懂母后的意思。”

    太后冷冷地扫了皇上一眼,站了起来,只高声喊了一声:“念姑姑!”

    念姑姑快步走上来,扶住了太后,也不敢看皇上,只是低着头扶着太后走着。

    太后站住了脚步,只说了一句话:“皇上,哀家还没老。”说着,就离开了。

    皇上看着她的背影,眼里的光暗了下来,嘴角却有着一丝冰冷。看来,这后宫里面,当真还有足够聪明的人呢,竟然连朕的事情都来插一手。看来,真是太闲了!

    他就在那里站了一会儿,随即就快步往姜婕妤临时医治那里走去。

    亦瑶一路上一句话没说,只是默默地回到了秋水宫。

    她直接回了房间,并没有要人跟进去,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恐怕,这有心人,早就瞄上了这个寿宴,起码地把淑妃拖下水。

    可是怎么她就不明白,为什么,不干脆嫁祸给哪个妃嫔,反而指向了太后。要害那皇嗣,怎么会是太后的主意?

    双溶呢?她到底怎么样了!刚好昏倒地那么巧?想起那一晚她的泪水,亦瑶的心就沉了下去。

    她坐在了绣墩儿上,手托着腮,脑子里一幕一幕地闪过刚才的画面。

    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牵引,把这一切的事情都串了进去。可是,自己却抓不住其中的任何蛛丝马迹,什么都留地恰到好处,罪证全指向太后。

    就这么坐了不知道多久,她的心思才慢慢地平静了下来,背后早已是一阵冷汗。有了一个孩子,却也把所有的危险全部指向了自己,姜婕妤,她心甘吗?

    “小主!”清如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亦瑶应了一声,才发现,室内的光线已经西斜了。亦瑶尽量使自己镇定下来,说道:“进来吧。”

    走进来的却是秦策,只见他打了一个千儿,然后说道:“皇上有旨!”

    亦瑶忙跪了,只听得秦策说:“宣梅采女到翠裳宫!”

    又是那里吗?

    随着秦策往前走着,路上没有遇到一个主子,想来是太后还没有下令解除禁足。偶有碰到几个太监宫女,见到亦瑶前面的秦策,都打了个千儿,候在一旁,一句话也不敢说。

    这件事,根本就是在众目睽睽下专门表演出来的一出戏,只是,这出戏里面,所有的人都是木偶,却看不到那个提线的人。

    身边传来了一阵鸟啼声,还有飘来的阵阵花香,亦瑶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既然没有办法去预料结果,那就去面对吧。

    走到了翠裳宫的门口,她特意抬起了头,看了看那个牌匾。这座宫殿,有多少人眼红,又有多少人嫉妒啊!

    秦策的脚步反而更快了。亦瑶只得加快了脚步,匆匆穿过长廊,绕过影壁。这次却没有去正殿,而是进的偏殿。

    刚走进来,她的视线一暗,一个人就咚的一声撞到了她的身上。

    听到了动静,秦策回过头来,低声说道:“你是哪个姑姑手下的?”说着,秦策就来到了亦瑶的身边,“小主,怎么样了?”

    那宫女的手上端着一个托盘,上面的碗里装的药全泼到了亦瑶的身上,把她整条裙子全都染了。那宫女一下子就跪了下来,不住地磕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亦瑶摇了摇头,抬起头来对秦策说:“秦总管,这……”

    “小主,请稍候。”秦策躬下身子给亦瑶行了个礼,然后转身快步走进了一个房间。片刻后一个姑姑快步走出,恭敬地对着亦瑶说:“小主请随奴婢来。”

    亦瑶看了一眼那小宫女,正要说什么,那个姑姑已经侧身挡了她的视线,微抬起了头看着亦瑶:“小主,这边请。”亦瑶无法,只得迈步随了那姑姑一同进了屋去。

    姑姑伺候着亦瑶把那裙子解下,那药已经浸了进去。姑姑出去端了一盆水来让亦瑶擦了身上,然后捧上了一件衣裳。

    亦瑶一见,连忙站起来说:“我只是个采女,断不敢穿这样的衣裳。”

    姑姑躬着身子答话:“除了主子的衣裳,就只有奴婢的了。万岁爷让奴婢伺候小主换衣裳的。万岁爷候着小主。”

    亦瑶听了,也不好再推脱,只得穿上了这件不知道是什么份位的衣裳,只觉得浑身不自在。这时不计较,不代表以后不计较吧。

    整理好了衣裳后,亦瑶随那姑姑从屋子的另一个门出去了。不知道怎么拐的,她们就走到了一间房的门口,姑姑弯了腰道:“小主请进。”

    大概皇上就在里面了吧。亦瑶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自己动手推开了门。

    这时已经是傍晚了,屋里没有点灯,十分地暗。亦瑶进去后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她反手关上了门,闭了一下眼,睁开后看去,只看到了窗边一个人站在那里。

    亦瑶跪了,嘴里道:“婢妾拜见皇上。”

    “起来吧。”皇上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幻,还有些疲惫的神色在里面。

    亦瑶谢了恩,站了起来,就这样垂手立在那里,也不开口询问。面对这个掌握着她的生杀大权的人,她实在没有心思靠地太近。都说君心难测,那她就不去测了。

    她如是想道,根本没有注意到走向她的脚步声。猛的一下,她的下巴被握住了。亦瑶暗暗郁闷,又来了!他怎么这么喜欢捏人的下巴。随即想到了那个夜晚,脸颊不自觉地烧了起来。

    见亦瑶半天没有反应,皇上的鼻子里哼了一声:“倒是变了个性子。”说着,他的手一揽,亦瑶一下子趔趄到了皇上的怀里。

    亦瑶连忙伸手去推,下意识地抬头,正好对上了一双闪着冷光的眸子,她心一惊。她马上低了头,低声道:“不知道皇上召婢妾有何事?”

    皇上什么也没有说。亦瑶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可是那咚咚的心跳还是泄露了她的慌张。环着她的手臂突然松开了,接着,她听到了皇上的声音:“秦策!”

    亦瑶忙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离他越远越安全,只是又听到了他的一声冷哼。

    门推开了,秦策的声音响了起来:“万岁有何吩咐?”

    “备车,朕要回乾明宫。你知道该怎么办!”皇上的声音里有着隐隐的怒气。

    “是,奴才这就去。”秦策说着,同时也关上了门。

    亦瑶的心随即又抓紧了,生怕皇上又靠近。可是这次,皇上根本就没有动。她只听见了他的呼吸声,很平静。

    不多时,秦策的声音又在外面响了起来。亦瑶忙跪了,说着:“婢妾恭送皇上。”

    皇上走到了她的身边,停了一下,然后走了出去,走过秦策的时候快速说了一句什么,亦瑶没有听清。

    待到他走出了门,亦瑶正要舒一口气,就听到了秦策的声音:“小主,请。”

    亦瑶忙站了起来,随着秦策往外走着,竟然就从翠裳宫的后门走了出去。刚走出门,就看到了外面停着的宫车。她站住了脚,看向了秦策。

    秦策只是站在车旁,候着,头微微抬起看向了亦瑶说:“这是皇上吩咐的。”

    亦瑶想了一下,还是无法揣测出这个皇上到底在想什么,只得走了上去,扶着秦策的手上了车。

    低头进去了,抬起头,大吃一惊,下意识地就想逃。就在同时,车就动了起来,她一个不稳,身子一歪,就稳稳地跌入了那个明黄的怀抱。

金屋藏妃:皇上,求你别宠我了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remen88.com/shu/105280.html

金屋藏妃:皇上,求你别宠我了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remen88.com/105280/

金屋藏妃:皇上,求你别宠我了txt下载地址:https://www.remen88.com/txtxz/105280.html

金屋藏妃:皇上,求你别宠我了手机阅读:https://m.remen88.com/105280/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314章 君心难测)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金屋藏妃:皇上,求你别宠我了》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remen88.com)

上一章:第313章 红花事件 金屋藏妃:皇上,求你别宠我了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第315章 不怒自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