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卡大师》

返回书页

番外:林霄篇14

作者:

蝶之灵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
SC之彼岸花 联盟之魔王系统 快穿:反派男神,别黑化 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 大神,不要轻易发糖! 九爹的AD天下第一 红叛军 吃鸡之始于足下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神途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星卡大师 热门小说网(www.remen88.com)”查找最新章节!
    【林霄番外-14】

    陈霄走后的第二天, 陈千林去了陈霄买的新家, 这个地址陈霄没告诉过他, 但从唐牧洲发的照片他早就确定了别墅的位置——孤儿院附近的小区, 环境很清静。由于是新建的,很多住户还在装修, 入住率并不高, 小区里看不见几个人影。

    陈千林很快就根据图片来到了陈霄家门口, 陈霄就算去环游世界也要收拾行李做些准备, 今天过来说不定能碰上,他想在陈霄走之前和弟弟好好聊聊。

    结果, 他没看见陈霄, 反而看见两个人一前一后从别墅出来。

    ——正是陈霄的好朋友郑亦和郑阳。

    郑阳看见他,不悦地皱起眉,走过来道:“你怎么找到这的?”

    陈千林问:“陈霄呢?”

    郑亦也走了过来, 道:“他去旅行散心, 我们两个过来新家帮他收拾些东西。”

    两人看上去不像是说谎, 陈霄的新家显然刚装修好,门口还堆着一些搬完家具的垃圾没收拾。陈千林转身要走, 郑亦却突然叫住他:“陈先生,能聊聊吗?”

    陈千林回过头,他记得郑亦, 当初陈家收养陈霄后, 陈霄经常提起“小亦”, 满是担心。于是陈千林建议父亲给孤儿院捐了一笔钱, 让郑亦去做心脏置换手术。

    大概是从小生病的原因,这个男人的面色始终带着些病态的苍白。可看向他的目光却格外的平静,陈千林能明显察觉到郑亦对他的抵触和排斥。

    他点了点头,道:“好,我也想跟你谈谈。”

    三人一起走进别墅,郑亦道:“霄哥这里还没收拾好,厨房都是空的,就不给你倒水了。”

    陈千林道:“不用。”

    他抬眼看去,三层楼的别墅装修得温馨简约,墙壁上挂了些画,家具、窗帘全是暖色调,客厅的阳面是一面墙的落地窗,外面还有个大阳台,阳台上摆了单人躺椅。

    奇怪的是,家里连一盆绿植都没有看见。

    郑亦见他环顾四周,便淡淡地说:“这个家里不养植物,陈先生应该知道原因吧?霄哥是想彻底摆脱你,绿植会让他想起你,所以,这个新家连一点绿色都没有。”

    “……”陈千林说不出话,只觉得这个没有一丁点绿色的地方让他窒息。想起陈霄曾经在阳台上精心照料的那些植物,陈千林的心脏一阵揪痛。居然连植物都不想再养,可见陈霄是多想摆脱哥哥的影响。

    郑亦紧跟着道:“霄哥找到我时,发高烧昏迷,身上有被虐待过的痕迹,我本想报警,但医生让我等一等。我等他醒来,问他是不是自愿的,他说是……”

    “他烧得脑子不清楚,却一直想着你,从来没怪过你。张鹏找他要钱,他首先想到的也是你,他担心张鹏一旦发视频会损害哥哥的名誉。他说自己毁了没关系,但绝不能连累哥哥。”

    “那天晚上他一直在迷迷糊糊的流眼泪,后悔又内疚,觉得自己对不起你。”

    “他连走路都走不稳,就差送医院去做手术了,可他从不担心自己的伤,从头到尾都在担心你。然后,你突然找他,说了些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咖啡厅看见他的时候,他拿着一包药发呆,我从没见他这么伤心过。”

    “陈先生,我说这些并不是怪你。这件事不是你的责任,就算我是陈霄的朋友,也不会是非不分。我只想让你知道,他以前真的很爱你,但也一直很痛苦……你让他放下,他已经决定放下了。他现在过得很轻松,也恢复了乐观和热情,你就不要再来打扰他了。”

    郑亦很诚恳地说:“请你,放过他吧。”

    男人的每一句话,都像当面扇了陈千林一个耳光。

    他没想到,原来陈霄那几天过得居然是生不如死的日子,而自己却在那样的情况下,说出冷漠、绝情的话,在陈霄本就伤痕累累的心上又用力地捅了一刀。

    那天晚上不全是他的责任,他被下药失去了理智。可天亮之后呢?恢复理智的他明明看到了屋内那些凌乱的痕迹,却忽略了自己让弟弟受伤严重的事实,没有一句关心和问候,让陈霄带着伤独自离开,差点死在路上——这确实是他的责任。

    如果陈霄当时没有及时赶到郑亦家里,后果会是什么?

    他会不会在半路昏迷在车里,发高烧,严重感染,没人救援……

    陈千林想想都觉得脊背发冷。

    陈霄高烧醒来后一直关心着哥哥,害怕哥哥名誉受损,结果哥哥却跑来跟他说,你去和别人谈恋爱吧……身后的伤被朋友看见,自尊心本就受了极大的伤害,结果一片真心还被深爱的哥哥冷漠拒绝。陈霄当时的痛苦,陈千林难以体会其中之万一。但是此时,光是想起,就觉得自己的心也像是被人用力地踩在了脚下。

    陈千林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他轻轻闭上眼,强行将眼眶中的热意逼了回去,声音中透着一丝沙哑:“谢谢你照顾他,这件事我确实处理得不够好,不该让他一个人离开。”

    郑亦平静地说:“现在追究这些已经没有意义,那晚的事情也不是你自愿的,你被下药,你也是受害者。罪魁祸首被你送进了监/狱,这件事就算是了结了。陈霄不怪你,我们更没资格怪你,我只希望,你能放过霄哥,让他开始新的生活。”

    郑阳也附和道:“小亦说得对。陈霄跟我演戏,就是想让你放心,也让他的养父养母放心。他都做到这个地步了,你就别折磨他了行吗?”

    陈千林:“……”

    他没想折磨陈霄,他现在更像是在折磨自己。

    放下,从此两不相见,确实是一种结局。但对陈千林来说这不是最好的结局。弟弟是他心里唯一的温暖,如果这次放手,他只能选择孤独终老。

    以前觉得单独过一辈子也没问题,可那是因为他没体验过和人在一起的感觉。

    就像是一个人从小在冰原生活,习惯了寒冷和孤独,自己过一辈子觉得很自然。可是,一旦让他体会过温暖如春的美好世界,再回到冰原,就会不适应了。

    这么多年,和陈霄在一起的时光才是最美好的,他幡然醒悟,再也不想放手。

    陈千林从沙发上站起来,看向两人,目光难得温和:“陈霄有你们这样的朋友,我很为他高兴。但是,我不会放手。”

    郑阳握着拳豁然站起来,怒目圆瞪:“你什么意思?逗我霄哥玩儿是吧?别以为你们陈家养了他几年,就可以把他当小狗一样呼来喝去,随便践踏他的尊严!”

    他扑上去想揍陈千林,拳头刚伸出去,却被陈千林冷冷的目光阻止。

    陈千林看着郑阳,一字一句地说:“陈霄不是小狗,他是我弟弟,是我最珍视的人。”

    郑阳愣了愣,男人清冷的声线就像是被凉水过滤了一遍,让他瞬间冷静下来。他僵硬地收回拳头,愤愤地看着陈千林。

    陈千林道:“告诉我,他去哪了?”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扭过头去,显然不想多说。

    陈千林也没再多问,道:“你们不说,我自己去找他。”

    直到陈千林的背影消失在门口,郑阳才回过神来,嘴里爆了句粗口,道:“操,我他妈突然觉得,陈千林就是个神经病!”

    “……”谁说不是呢?正常人真的很难理解这位大神的思维。郑亦头疼地揉了揉眉心,轻声说:“让他去找吧。霄哥这次要去的地方有十多个,还专门找民宿住,他找不到的。”

    “万一找到了呢?”

    “那说明他们缘分未尽。”郑亦理智地道,“他们之间毕竟有十多年的感情,我们外人也说不清,还是交给霄哥自己解决吧。”

    “搞不懂。”郑阳烦躁地抓抓头发,只觉得头疼。

    屋外,阳光灿烂。

    陈千林出门后被阳光刺得眯起眼睛,他感觉到眼眶有些酸涩,闭上眼适应了片刻,这才转身离开。

    从郑亦口中听到的真相,让他心痛如绞。

    陈千林根本没法冷静地在家里等下去,因为他知道一旦等的时间长了,陈霄真正放下了过去,只会离他越来越远,再也无法挽回。

    至少,他要尽快找到陈霄,让陈霄知道他的心意。

    ***

    陈霄这次的旅行并没有详细的路线规划,世界之大,时间又很充裕,走到哪算哪,遇到好玩儿的地方就多住几天。

    开着车走走停停,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他来到了一处山里。

    这里交通不便,只能自己开车从卫星地图找过来,但一路上的风景确实美得像画一样。蓝天白云、青山绿水,非常适合休闲度假。

    陈霄找到一家人很少的民宿,打算在这里住上半个月。这家民宿是最原始的木屋建筑,房子建在半山腰上,门前就是一片开满鲜花的草坪。早上起来,闻着空气里清新的花香,心情总能瞬间放松。住在山里,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人打扰,陈霄真想就这样清闲地住一辈子。

    这天,他找老板借了条鱼竿,跑去山里的湖边钓些野味。

    山间的湖泊没有受到任何污染,清澈得如同明镜。周围只有他一人,耳边是小鸟的鸣叫声,陈霄眯着眼睛坐在树荫下,手里握着鱼竿,难得清闲的时光,放空大脑什么都不用想。

    迷迷糊糊的,陈霄居然在树下睡着了。

    陈千林来时看见的正是这样一幅画面——睡在树下的青年神态无比轻松,嘴角弯起,像是带着笑。他一只手拿着鱼竿,另一只手遮住了眼睛,斑驳的阳光碎片透过树叶的间隙洒在他的脸上,宽松的休闲服略显凌乱,露出精致的锁骨和一片健康的肤色。

    这样惬意的陈霄,让人不忍心打扰。

    陈千林也确实没有开口打扰,低下头认真地注视着弟弟。

    半个月时间,陈千林一直在四处找人。

    他根本搜不到陈霄的入住纪录,显然,陈霄并没有入住正规酒店,而是专门去找偏僻、安静的民宿住,陈千林到好几个陈霄有可能去的景点全都扑了个空。

    他一刻不停地换地方,一天不停地找。生怕自己停下来,陈霄就会越走越远。

    这个山间小镇陈千林记得很清楚。多年前,陈霄中学毕业时曾经提过,说这里是风景最秀丽的小镇,一年四季温度适宜,生活节奏慢到了极致,很适合懒人度假。陈霄还说,他想去山里住最原始的木屋,每天醒来能听见小鸟的叫声,感受一下和大自然亲密接触的机会。

    当时陈千林淡淡地看他一眼,道:“你十六岁,怎么想去六十岁的老头子爱去的地方?”

    陈霄笑容灿烂,躺在沙发上一脸的憧憬:“我看过网上的照片,那里真像是与世隔绝一样,青山绿水,空气特别好。哥,我们一起去住几天吧?你打比赛这么累,也好放松一下。而且,深山里面有很多奇怪的植物,你也可以找找做植物牌的灵感。”

    陈千林被说得有些心动,便答应下来:“等我放假就带你去。”

    但最终还是没能去成——因为圣域俱乐部假期正好接了一项广告,陈千林作为俱乐部人气最高的选手,不得不跟大家一起去拍摄宣传片。陈千林跟弟弟说很抱歉,不能陪他去度假。陈霄明显有些失落,但还是笑着说:“没关系,以后有机会再去吧。”

    这次陈霄说要环游世界,陈千林心想,他或许会来这个地方,完成年少时“住在深山里亲近自然”的心愿,所以,陈千林抱着“试试运气”的想法赶了过来。

    他连续赶了两周的路,两天换一个住处,此时早已经精神疲惫。可是,看到躺在树下的弟弟,陈千林的心底却忽然变得柔软。

    他从没这样近距离观察过陈霄。仔细一看,弟弟帅气的容貌居然让他移不开目光,尤其是那张微微扬起的红润嘴唇,在斑驳光影的照射下忽明忽暗,极为诱人。

    一向厌恶跟人接近的他,第一次有了想要亲吻上去的冲动。

    陈千林自制力极强,迅速忍耐住碰触陈霄的冲动,他俯身捡起陈霄不小心滑落到地上的鱼竿,耐心地坐在旁边,一边钓鱼,一边等弟弟醒来。

    陈霄梦里总觉得有人在看他,那种感觉让他的脖子凉飕飕的。

    刚挣扎着想醒来,结果就察觉到一滴冰凉的水落在脸上,水珠掉落的频率越来越快,陈霄猛地翻身坐起来——居然下起了大雨。

    山里的天气阴晴不定,这次的雨来得很是凶猛,头顶响起轰隆隆的雷声,暴雨瞬间倾盆而下,清澈平静的湖面被雨点砸得噼啪作响,溅起的雨水浸透了陈霄的裤子。他刚才躺在树下,树叶帮他遮住了部分雨水,这一站起来,立刻被暴雨给浇了个透心凉。

    他转身要走,却发现旁边站着个人——熟悉的眉眼,略带冷漠却极为好看的五官,此时,那双颜色偏浅的瞳孔正注视着他,或许是被雨淋湿的缘故,男人身上的冰冷和锋利已经彻底地收敛起来,反而透出一丝柔和,轻声说道:“我也没带伞。快回去吧,别淋感冒了。”

    陈霄的脊背猛然一僵:“你怎么在这?”

    陈千林道:“回去再说。”他已经收拾好了钓鱼工具,让陈霄先走。陈霄也知道在暴雨里聊天是很傻的行为,看了陈千林一眼,迅速转身往前跑。

    他钓鱼的地方距离住处有三公里,中午拿着鱼竿慢悠悠散步过来,一点也不觉得远,没想到山里突然下起暴雨,路面湿滑,视线也模糊不清,跑了才一公里,陈霄就已经浑身湿透,冰凉的雨水像石头一样砸在脸上、身上,冷得他直打哆嗦。

    陈霄真想爆粗口,这鬼天气,前几天一直晴空万里,他每次出门都带伞。结果今天正好没带伞,却突然下起了暴雨……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正好走到一个岔路口,陈霄跑得太快,没注意脚下的台阶,前脚一滑,整个身体都猛地朝前扑了过去。

    “小心——”

    陈千林立刻拉住他。但陈霄一米八几的身高,往前扑的冲力太大,加上陈千林脚下也很滑,结果陈千林一拉,没拉住陈霄自己反而也往前扑去。

    兄弟两人一起摔倒在地,顺着满是泥水的山路咕噜噜往下滚了好几圈。

    陈霄听见“砰”的一声响,似乎是脑壳撞到石头的声音。

    他只觉得天旋地转,脑袋有些晕,倒是一点都不疼。

    等两人往下滚的冲力被一棵大树挡住后,陈霄才终于稳住身体,抬头一看,他正趴在哥哥的怀里,而陈千林用双臂紧紧地护着他,此时正眉头紧皱躺在树边。

    一路滚下来,他倒是没什么事,可陈千林的身上全是泥水,额头还有明显的血迹——显然是刚才撞到石头给磕破了。

    那鲜红的血被雨水冲刷,顺着脸颊不断流下来,触目惊心。

    哪怕被这个人伤得体无完肤,可这一刻,看着对方满脸是血的样子,陈霄的心还是瞬间揪紧了,他控制不住地伸出手,颤抖着想擦掉哥哥脸上的血迹,陈千林却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大雨中,男人一向冷漠的眼眸,像是沾染了一丝雨水的气息,变得湿润而温和,他看着陈霄,轻声问:“有没有受伤?”

    陈霄鼻子一酸,道:“我没事。倒是你,额头一直在流血……”

    陈千林淡淡道:“皮外伤,没关系。”

    他没有理会额头上还在流血的伤口,一手扶住大树枝干,另一只手抱着陈霄,迅速站了起来。陈霄只觉得腰部被一股大力一带,紧跟着,双脚就稳稳地踩在了地上。

    陈千林道:“快走吧,雨越下越大,你的体质容易受凉,赶紧回去洗个热水澡。”

    陈霄闷闷地“嗯”了一声,转身跟上陈千林。

    男人干净的白色衣服如今全是泥水,不仅额头上有伤,他的背部、腿部的衣服上也渗出了一些斑驳的血迹。山里的路本就不平整,他刚才把陈霄整个护在怀里,所以一路滚下来,背上、腿上,都被尖锐的树枝和石头划破了不少口子。

    陈霄从没见过陈千林这么狼狈。他印象中的哥哥总是高高在上、干干净净、纤尘不染,就像是不可亵渎的神祗。

    他没想到,刚才陈千林居然会用自己的身体来护住他……

    看着哥哥身上的血迹,陈霄一时心乱如麻。

    ***

    由于有陈千林在前面开路,两人很快就到达了陈霄的住处。

    这里的民宿都是独栋小木屋,非常清静,每个房间之间的距离很远。外面下着暴雨,陈霄也不好这时候赶走陈千林,只能打开门道:“进来吧。”

    两个浑身湿透的落汤鸡先后进了屋,陈霄开启暖气,温热的风迎面吹来,两人这才好受了些。陈千林道:“先去洗个热水澡,别感冒了。”

    陈霄本想说你先洗,你头上还有伤。可对上哥哥冷静的目光,他只好没再纠结,咬了咬牙,迅速转身去浴室,在三分钟之内把自己冲干净,顺便换了身衣服。

    走出浴室后,陈霄不太自然地道:“你也淋了雨,去洗洗吧。”

    陈千林走了两步,又回头说:“借你套衣服穿,我的行李在老板那里。”

    陈霄一愣,这时候才反应过来,陈千林莫名其妙到山里找他,确实没带行李,显然是把行李放下之后跟老板打听了他的去处,才找过去的。

    陈霄总不能让对方继续穿满是泥水的湿衣服,只好转身去衣柜里翻。

    哥哥只比他高了不到五公分,所以他的衣服陈千林穿的话也合适。陈霄找了套浅色的休闲装,想了想,又顺便找来条没拆封的白色内裤,把内裤夹在衣服里面,脸色尴尬地递给陈千林。

    陈千林道了声谢,平静地接过去,转身走进浴室。

    洗澡的时候才发现额头伤得不轻,被尖锐的石子划破了一道口子,差点破相。陈千林皱着眉止住血,顺便处理掉身上那些被树枝划破的细小伤口。

    他在浴室待了很久,陈霄坐立不安,时不时朝浴室的方向瞄一眼。

    10分钟后他终于出来了,问道:“有没有备用的药箱?”

    陈霄赶忙翻箱倒柜地去找,在床头柜里找到一个。陈千林接过药箱,在沙发上坐下,神色淡定地从药箱中找到碘酒,给自己额头的伤口消了毒,然后拿起个创口贴对准伤口贴了上去。

    创可贴被头发遮住了一部分,但还是很刺眼。

    那位置接近太阳穴,是非常危险的。陈霄记得自己曾在生理课上学过的知识,太阳穴是四块颅骨的交界处,是整个头颅最脆弱的位置,陈千林刚才为了护住他,脑袋“砰”的一声撞到石头,撞到的位置那么危险……

    当时满脸是血的陈千林,他想想都后怕。

    虽然陈千林迅速处理了伤口,脸上的神色也很平静。可陈霄却心脏紧缩,很难冷静下来。他担心地看着对方,问道:“你真的没事吗?要不要我打电话找医生……”

    “没事,我心里有数。”陈千林合上药箱,回头看向弟弟。

    那担心的眼神,让他的心头蓦地一软。

    这么多年的感情,彻底舍弃,当彼此是陌生人,可能吗?那些情谊早就融入了骨髓和血肉。陈霄绝不会眼睁睁看哥哥受伤而无动于衷,有时候,感情就是没办法控制自如。

    两人对视一眼,陈霄不太自在地移开了目光,屋内的暖气温度升高,陈霄却突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喷嚏一开始就停不下来,陈霄连续发出“阿嚏”的声音,用力揉着鼻子,陈千林站起身去给他倒来一杯热水,紧跟着道:“喝点热水,去床上躺着休息。”

    陈霄摇头:“我没事……”

    陈千林低声道:“你的体质我很清楚,小时候每次淋完雨都会发烧,今天被暴雨淋得全身湿透,晚上说不定又要发烧。赶紧休息吧,我去找老板拿行李,再拿些退烧药,你先睡一觉。”

    陈霄:“……”

    直到陈千林离开,陈霄才回过神来。

    他为什么跑来找自己?而且还找到这么偏僻的深山里面?难道他一直记得,自己中学毕业那年曾经说过想去这里旅行?还是说,他找来这里只是巧合?

    陈霄的脑子里一团乱麻,可能是淋了雨受凉的缘故,他的思维不太顺畅。

    正胡思乱想着,陈千林已经回来了,左手打着一把伞,右手提着行李箱还有一袋新鲜蔬菜。陈霄看着那超大的行李箱,也不知放了多少天的换洗衣服。他忍不住问:“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陈千林将行李放下,平静地说:“我找了你半个月,去了八个景点,都是你曾经提过的想去的地方。来这里,也不过是碰碰运气。”

    陈霄:“……”

    他的神色看上去确实有些疲惫,居然在一直不断地找自己吗?

    陈霄有些疑惑:“你找我干什么?我不是给你留了纸条,说得很清楚吗?”

    陈千林沉默片刻,才道:“你走后,我见到了郑亦。”

    他将雨伞和袋子都放好,转身走到陈霄的面前,说:“郑亦告诉我,你去投奔他的那天高烧昏迷,差点送医院急诊,是他找了医生帮你处理伤口,如果不是你及时到了他家,说不定你早就高烧死在了半路。”

    “……”陈霄的心脏猛地一颤,道:“过去的事,我不想再提。”

    “对不起。”陈千林在陈霄的面前蹲了下来,他认真注视着弟弟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我想,我应该正式跟你道歉。”

    “……”陈霄的脸色微微发白,其实严格来说这件事不是陈千林的责任,他被下药失去了理智,是自己主动抱住他的,只能说自作自受。

    陈霄从没想过,哥哥会这样温柔地蹲在自己的面前,认真诚恳地道歉。

    陈霄深深吸了口气,说:“如果你找我,就是为了道歉,那我收下。这件事我本来就不怪你,真的。”

    “我找你,不只是为了道歉。”陈千林顿了顿,目光愈发温和,“陈霄,我不太懂正常人怎么告白。之前的两次,你似乎都误会了我的意思,那我只好说得更明白些。”

    “我喜欢你。”

    “…………”窗外突然响起一声炸雷,和陈千林的这句话混在一起,陈霄只觉得耳膜阵阵发痛,脑袋里“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他是不是幻听了?陈千林在说什么?

    对上哥哥认真的目光,陈霄白着脸道:“别、别开玩笑,你不是把我当弟弟吗?”

    “喜欢的弟弟。”陈千林认真补充。

    “…………”陈霄简直无语。

    “你知道,哥哥不是爱开玩笑的人,我是认真的。”陈千林伸出手,轻轻抓住了弟弟冰凉的手指,他注视着弟弟茫然的眼睛,用这辈子能做到的、最温和的语气说,“阿霄,让你受苦是哥哥的错,我对感情的认知有很大障碍,经过客观的分析才终于确定了对你的感觉。虽然迟了些,但我想,及时醒悟还不算太晚。”

    “以前我以为你是弟弟,现在,我能确定,我很喜欢你。我本来计划独身一辈子,但是现在,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

    “只有你,我愿意许你一生,长长久久。”

    ※※※※※※※※※※※※※※※※※※※※

    今天爆字数了迟到一会儿,稍微洒一点糖。

    明天保证超甜:)

星卡大师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remen88.com/shu/105937.html

星卡大师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remen88.com/105937/

星卡大师txt下载地址:https://www.remen88.com/txtxz/105937.html

星卡大师手机阅读:https://m.remen88.com/105937/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番外:林霄篇14)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星卡大师》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remen88.com)

上一章:番外:林霄篇13 星卡大师全文阅读列表 下一章:番外:林霄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