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激斗

作品:步步为营:凤倾天下|作者:王冰白|分类:科幻未来|更新:2019-08-14 05:30:05|字数:4324字

“就是,为了――杀你!”

话未落,音未绝!一枪已破空而来,宛如游龙狰狞扑至,仿佛浑身的力量都凝聚在这一击当中。

江渲易俯身避过,刚猛的剑风刮的脸生疼。而剑势未绝,改为刀势,向下猛砍。

紧接着欧阳霆一跃而起,居高临下,铁剑锁定在了对手的咽喉,随着对方的每一次变换位置、而不断移动。

只见他表情漠然,无动于衷,就连手中的铁剑也没有一丝锋芒,然而铁剑在他挥手的瞬间一抖,光芒如黑色扇子一般全然展开……

皇甫翱的眼睛亮了,脱口而出:“帝王剑!”

脸上露出痴迷的神色,“好剑术啊。”

剑朴实无华,黑铁所铸的剑柄上一个金色的“帝”字是墨色的剑唯一的亮点。江渲易神色凝重,显然也看出了此时的处境。

他把手中枪顺着风声削了过去,一交架之间感觉双臂剧震,枪险些脱手飞去。身体往旁边一跃,才消去那股巨力。刚缓过气来,看到面前那一双虎目,冷冷的眼神,绝无动容!

董婉儿睁大眼睛,这才知道一件事,欧阳霆一直以来都对她太温柔了!原来他的实力这么强。

自己几次败在他手里,一点儿也不冤。他每次对付自己,顶多只使出了两分劲道。

皇甫翱斜眼见到她的神态,及时说上一句:“皇上自幼修习外功,是横练的霹雳功夫。”

董婉儿惊惧之下,冲了过去,喊着:“不要打了!”

欧阳霆看她一眼,仿佛不认识她了一样,漠然开口:“酒很好,借来喝一口!”

说着一把夺过董婉儿手中酒囊,喝了一大口。

“好酒!”言罢一抹唇边的残酒,眼睛似是被酒浸红。把酒囊一扔,手中剑光幕天卷地一展,向着江渲易挥洒而下。

一剑比一剑狠,像是爆发出本身隐藏的杀性。这杀性有如山崩地裂,泥沙俱下,飓风千里。

江渲易的枪尖全速刺出,这一瞬间他与欧阳霆之间的距离似乎?忽缩短了。

忽然一枪使空,枪前空无一物,紧接着他喉上微微一痛,大骇避开。只听欧阳霆狂喝一声,全身凌空,剑势一转,已斜斜刺向他的右胸。这一刺,刺中了就是挖心之势。

江渲易就地一滚,滚动间感觉到颈肩烫热,似有热血洒出,眼角余光隐约可见到漆黑的长剑如影随形,紧贴着他的身侧磨过,冰冷的剑刃侵入他的肌肤。

“住手!”

她这一声根本不管用,杀意如沸。

忽然,一物抛了过来。欧阳霆想也不想,顺手用剑剖为两半!是一个酒囊,酒淋漓,一股浓郁的酒香四散而出。

这一剑之后,欧阳霆的目光顺势望去,只见董婉儿站在楼窗上。

董婉儿突然笑了,风吹动发丝,神态间媚态横生,“只要你们住手,我去死好不好?”

江渲易喊道:“蝶,别做傻事!”

董婉儿紧盯着欧阳霆说:“你可是还喜欢我吗?”

猛然又是一阵雷声滚来,仿佛可以击中楼上的每一个人。像是被什么法术制住了一样,楼上的每个人都静止不动,忽然帝王说出一个字“是!”

董婉儿伸出双臂,一双袖子与雨丝一同随风而动。“那我和你走吧。”带着酒香的声音是如此的醉人,瀑布般的发丝沉沉垂下,被海风吹来,仿佛是裹住了欧阳霆的眼睛和神思。

飞舞翻卷的发丝、扑面而来的酒的芬芳,似乎是妖魅的气息,这气息迅速在他身体内酿酝蒸腾,随着呼吸散发。多时的绮思,对她的执念,如美酒,痴醉,她就站在那里,那么诱惑地微笑。

他说:“你下来!”

董婉儿再次笑了,手扶着楼角凸出的石刻鸱鸠,脸上的甜笑仿佛可以醉人,“不杀他,可以吗?”

欧阳霆望着她,然后缓缓地摇了摇头。

董婉儿的笑仿佛被风吹的凝固了,“好吧!”她的手松开了望海楼楼角上的鸱鸠――身躯从长窗上横翻了出去。

她轻盈得如同是风吹落的一瓣落花,随风随雨,尽情的畅展开放于半空之中,在欧阳霆的眼中凝固着一个飞天舞的飘逸。

天际一道亮丽的闪电垂直而下,她的身躯在那道纯净透亮的光中凝固成了一个最美的琥珀。

反应最快的人居然是皇甫翱!

他已经一个箭步冲到楼窗前,探身去抓她。

闪电将江渲易和欧阳霆震得昏茫失神。却见皇甫翱疾冲上去,在一个瞬间,他以为已经抓住了她的衣袖。

只听嘶啦一声,皇甫翱手里握着半只衣袖,身子向前一扑,也随之扑出了楼窗。

“蝶!”江渲易大喊一声。

出乎意料地,欧阳霆却没有动声色,手中铁剑依然拦在前方,漠视周围身边发生的一切情况,这是武道的最高境界。

没有轮到他出手的时机,他并不着急,他与对手的距离在飞快缩短,对手的体力在急剧消耗,他知道。

对方仿佛化身为一个移动的物体,被他牢牢锁在目光中,没有片刻的疏离。

目的就是――杀了你。

欧阳霆大喝一声!帝王剑展开――耀眼的光芒顿时占满了江渲易的视野,他似乎能感到那冰凉的剑气已经切入了他的身体。脑子里一时空空如也,濒死的恐惧中,他猛然生出一股力气,向后滑去。

一股森森冷意直贯胸腹,如峭壁寒冰划过,冰冷之后是一阵烫热。他正自茫然,心上突然一疼,尖锐的疼,寒意透心蚀骨!

最后定格在江渲易眼中的情景是――欧阳霆高举帝王剑,一剑贯穿了他的前胸。

皇甫翱被她带着顺势扑出楼窗――

望海楼下面是蓝色的大海,海面在暴风雨中变成了墨绿色。

两人一起直直地落入了海水之中。

海水冰冷。董婉儿以为生机已绝,接着眼前一黑,呛了一口水,心道:“难道我今日就要死在这里?”一时又万分地不甘心,溺水的人不管遇到什么都要抓住。

她伸手抓住了一个人的胳膊,紧接着,被那人有力地拖住,往岸边游去。

是皇甫翱!

他半拖半抱把她弄到海岸边。

董婉儿靠在礁石上,眼睛看着前方。暴雨如注。

皇甫翱浑身湿透了,身姿依然挺的笔直,丝毫不显得狼狈。

皇甫翱看了看她,说:“皇上说你外伤未愈,嘱咐我,要给你上药。”

“住手!”董婉儿向后躲了一下,“男女有别!”

“在我眼里,只有敌人和自己人,没有什么女人!”皇甫翱皱眉说。

他一手拿着玉瓶,“男人女人,在我眼里没分别。”

“你没分别,可是我有!”她说。

“你到底上不上药?”皇甫翱不耐烦。

“不上。”

皇甫翱看她一眼,收起玉瓶,“不上就不上,还省得我费事。”

“他不知现在怎么样。”松了一口气,董婉儿靠在礁石上。

“你是说靖王吗?”皇甫翱说:“他死定了。”

看着董婉儿因为震惊而睁大的双眸,他说:“皇上轻易不出帝王剑,剑底不留人。”

董婉儿睁大眼睛,神色绝望。

忽然一个黑影遮住了她面前的阳光。

董婉儿抬头一看,见一个穿青衣的大汉站在那里。她的神色略展,惊喜地叫道:“六哥?”

那大汉看她一眼,接着目光落在了皇甫翱身上。

大汉显然认出皇甫翱的身份,面上显出了狂喜的神情,“哈哈!没想到,在这里能遇见元帅你!”

他用目光扫一眼董婉儿,“你的身价,怕是比这个妃子要值钱吧?”

皇甫翱面容如铁石,神色不动,“就凭你?”

乌云龙也是神色冷定,“凭我又如何?”

他唿哨一声,只见暴雨惊涛中来了几艘小船,每艘船上都站满了穿青衣的海寨兵卒。

皇甫翱目光中露出不屑,冷笑:“海寇,还想猖獗?!”

“我不占人便宜。”乌云龙接过海卒给他的大刀,问皇甫翱:“你用什么兵刃?”

“对付你,还用不着什么利刃。”皇甫翱示意一个海寨兵卒把一根船桨给他。说:“这个就可以。”

乌云龙的双目因为愤怒而睁大了,大喝一声:“好!”

风声呼啸,雨势却渐渐小了。骤雨初歇。

皇甫翱木桨横斜当胸,肃然说:“大巧若拙,岂是你这愚夫所能懂得的?”

他瞥一眼后面的海寨兵卒,说:“想倚多为胜吗?”

乌云豹喝道:“军兵听着,谁也不许插手!”

“不错”,皇甫翱眼睛里射出锐利的光芒,却带着一丝欣赏,“这样的对手,倒也配与我一战!”

这时,风势更猛了,他们背后海面上的海浪被风吹起,忽然直立,仿佛是竖起了一堵透明的水墙。

就在一个刹那,两个人影交错而过,杀气伴着海风猛烈呼啸起来,甚至逼得他们身边的海浪都往外面退开。

果然大巧若拙,皇甫翱手中木桨就不与乌云龙手中的长刀刀锋相碰,只是顺势牵引,或是点在刀面上,或者砸他的手腕。

两人激斗的风声,激的海浪如风吹火焰一般变幻着方向,一道海浪忽然脱离了海面的控制,直飞出去,落到了沙滩上。扑倒,浪朵收拢,如火焰般慢慢熄灭。

耳边听着海风猛烈的呼啸声,海浪中隐没了对手的身影,海浪如帘幕,使人影乍显乍隐,看得出两人站在海浪中激斗。

董婉儿靠在礁石上看着,忽然,一把长刀落到她面前。

正惊愕之间,只听皇甫翱冷冷的声音:“在我手底能过一百招,不错啊!”

乌云龙冷笑,“是吗?”忽然双掌一推。

一道碧浪从海面中升腾而起,如箭如矢!刺向皇甫翱的前胸空门,“试试这个如何?”

皇甫翱猝不及防,被尖锐的水流刺中前胸,他闷哼一声,向后退了一步。

“元帅,你是行家,看如何?”乌云龙边说边催动掌力,碧浪在他手里成了随意收缩的绿色软剑。

“不愧是海匪之王。这是传闻中的碧波掌,我见识了!”皇甫翱挥木桨打碎了一个扑向自己的浪朵。

董婉儿这一次看得清楚,乌云龙连续催动掌力,海浪凝聚成了长短不一、粗细各异的碧色短剑,从不同角度射向对手。

皇甫翱使木桨击碎一个又一个的碧色水剑,但水剑太多了,连续细密地射来。

终于有一根细细的水剑冲破了他木桨的防御,射了进来,直射到他的手腕上。

一击之下,皇甫翱手里的木桨脱手飞出,身无武器的他,看到乌云龙闪电般再次刺来的碧色水剑,瞳孔猛然收缩。

“元帅,留下吧!”乌云龙继续催动水剑,“陆地上是你强,到了水中,就是我强。”

皇甫翱目光冷冽,身处劣势却丝毫不见气馁。只是闪避,一时水剑也射不到他身上。

浪朵升腾,杀意弥漫,乌云龙爆喝一声,手中水剑催动,忽然连成一片,平面如刀,大面积缓缓推近!

眼看四面八方来的海水凝结成的刀,皇甫翱脸色变了,“你已经练成了连绵水刀!”

“没错,看你怎么躲?”乌云龙胜券在握。他双掌旋转,只见水刀跟着扭转、变幻着形状,似乎变化成了暗绿色的绸带。

水刀暗含杀气,撞上不死即伤。这个皇甫翱如何不懂?

皇甫翱忽然一把抓过董婉儿来,挡在自己面前。

连绵不绝的水刀下沉,哗啦啦掉落,乌云龙惊愕,皱眉,“你拿女人来挡刀?”

皇甫翱神色冷然,“生命至上。不管男人女人,需要时都要做挡刀之用。”

“果然冷血!”乌云龙冷笑。

“多承谬赞,我是军人本色。”

“原来大名鼎鼎的陆地军魂是这种人!”乌云龙不屑地说。

“在我眼里,只有胜与败。不论人命与牺牲。”反扭住董婉儿,皇甫翱缓缓后退。

“你以为你走的了吗?”

海匪之王低声冷笑,一语未毕,双手闪电般地抬起,揉了几揉,几朵碧色浪朵如同流星一般飞速打向他。

这几朵浪来势极猛,角度也极其巧妙。

浪朵似飞梭,朵朵跳荡,却杀意凌厉。皇甫翱立刻松手、后退,却还是中了一个浪朵。

只听啵的一声,透明的浪朵居然射穿了他的肩膀,带着血色直飞出去。皇甫翱手一松,踉跄几步,退入了海浪之中。海浪瞬间把他的身形隐没。

乌云龙冷笑,几朵碧色的浪在他手底跳动,宛若碧色的花盛放于掌上。“你一心有武,可你漠视人命,这样的人,怎么配做大军的元帅?”

浪被风吹开,只见皇甫翱傲然昂首,身体依然挺立如标枪,大声说:“战场之上,生死在呼吸之间,胜者生,败者死。”

“你这种人,根本不配做一军之统帅。”

“他配不配,由朕说了算。”一个声音响起。

“皇上,臣罪该万死!”皇甫翱不顾身上伤处,脸色苍白地躬身行礼。

“生死之际,什么手段都要用上。”欧阳霆说:“不怪你,你拿皇妃挡刀的事就此不提。”

喜欢步步为营:凤倾天下请大家收藏:(www.remen88.com)步步为营:凤倾天下热门小说88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步步为营:凤倾天下》,方便以后阅读步步为营:凤倾天下第321章 激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步步为营:凤倾天下第321章 激斗并对步步为营:凤倾天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