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吉人自有天相

作品:重生婢女:冰山侯爷冷情妃|作者:夜来闻香|分类:科幻未来|更新:2019-08-14 11:10:33|字数:4326字

跌跌晃晃的,太阳已偏近西山,我再也坐不住,总觉得好象是出了什么事情,心里慌慌的。

“小姐,王爷吩咐,你不可以离开营地。”守卫的士兵见我离开营帐连忙拦住我。

“我不会逃跑,就是有些担心他们,我就在这看看他们有没有回来。”坐在路边,我四周张望,却依旧无人归来。

晚风渐起,太阳也渐渐失去了午后的光辉,厚厚的密云压在头上,让人看了喘不过气来。

“咝!”

“小姐,你怎么了。”晴儿抓着我的手,一根枯草刺深深的扎在手指上。为什么我的心会如此的惊慌,好象是突然被抽走了精气一样,全身开始虚脱。心口砰砰砰的直跳,怎么也安静不下来。

“小姐忍着点。”晴儿咬着嘴唇,似乎比我还痛。我偏过脸去,晴儿两指掐着伤口,一用力,我只觉得手上一阵刺痛,就看到血红的液体汩汩的外流。

“快点,快点????”远处尘土飞扬,啪啪啪的脚步声乱成一团,门口的侍卫连忙迎上去。我不等晴儿帮我包扎,跟着侍卫们冲到前面。

“王爷,王爷怎么了?”还没冲到人群里面,就听到有人惊叫。

怎么,是凌王爷出事了!我整个人突然懵了,早上还意气风发的凌王爷,怎么转眼间就被人抬着回来了呢。我不是跟他说要小心的吗,怎么就是不听呢。

护送凌王爷的小队人马立即将王爷送进寝帐,军医全都放下手头的事情集中在王爷身边,其他的人都焦急的等在帐外。

“柏远将军,怎么回事啊,王爷怎么会受伤的!”柏远蹲坐在不远处,鲜血染红了他白色的衣袍,银白的铠甲被丢在一边,双手抱头,痛不欲生。可我仍旧迫于知道原因,不得不问清楚。

“是大泽国,大泽国的人伤了王爷,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我是万万也不会让王爷单独和他接触的,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大泽国!”我们不是盟国吗,他们为什么会伤了王爷,怎么会这样。我跌坐在柏远旁边,心绪烦乱,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小姐,凌王爷会不会有事啊?”晴儿端了杯热茶放在我手心,陪着我一起坐在凌王爷的床边上看着他。

经军医联合诊断处理,凌王爷的命是暂时的保了下来,可是剑伤就在胸口不远的地方,若是稍偏差一寸的话就无回天之力了。只能说是庆幸了,也好在救得及时。

“不会的,大夫们不都说只要王爷能醒来就会没事了吗。”我抚摸着晴儿的青丝,将她揽在怀里。孤灯绮帐,所有的人都退在帐外守候,本来预想的大战告捷该有的欢呼庆功,此时却如死水般沉寂。

“小姐,都这么晚了,晴儿给你准备些吃的吧。”晴儿在我怀里乖巧的道。

“这么晚了啊。”我抬头,蜡烛都已经燃了大半,透过帐幔的一角已然能看到漆黑的夜。随着柏远一起送凌王爷回来的士兵都蹲坐在柏远周围,默默无声。

“晴儿,别管我了,先看看火头军有没有在准备吃的,柏远将军他们累了这么久肯定还没吃东西呢。”

“嗯。”晴儿应声出去。

帐内就只剩下我和凌王爷两人,我从没见到过他这么的安静,这么的平和。以往,就算是睡熟的时候,仍旧能看到他嘴角咧开的诡异的笑,而如今,他的唇这么的苍白,整张脸毫无血色。他应该会撑得下去吧,虽然他对我并不好,甚至是让我生厌,可是司命的小神应该不会让他这么轻易的就死掉吧,毕竟他总体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人,而且虽然我不愿承认,可是他确实也帮过我,不然我现在还和晴儿呆在天仙楼呢。

更重要的是,其实他受伤,似乎和我还有些关系。

听柏远说,伤他的人是大泽国的王子墨离,就是曾经跟随在大泽使者身后的那个人。

柏远到大泽营中商议事情时见到的是大王子,并非这么三王子墨离。而且大泽使者来时并没有介绍他身后的墨离,其中定是有所预谋。大战在即,大泽却换了主帅,将大王子调回京城,而由三王子墨离领兵。就在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大获全胜的时候,大泽却谎称有难要支援,结盟之时有盟誓,若是一方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不得向盟方要支援。王爷思量再三,决定亲自带兵前去探虚实,却没想到王子墨离是故意引王爷去的。

以王爷的才智,其实想要全身而退并非难事。可不知为何,王子墨离居然提出要和王爷单独议事,而王爷也答应了,之后就发生了王爷遇刺的事情。还好柏远一直都有跟在后面,才得以将王爷救出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至于他们两个到底说了什么,又为什么会动起剑来,就只能等王爷醒来才知道了。

“王爷怎么样了?”外面的马蹄声脚步声杂乱的越来越近,一阵凉风嗖的裹了进来。回头一看,无痕已站在我身后,看着床上双目紧闭的王爷,他的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

“军中大夫们说,王爷只要能在明天醒来就会没事,而这一夜都会高烧不退,所以要小心伺候。”我轻声道,生怕吵到熟睡的王爷。

终于,我在无痕的眼中看到了冷漠以外的感情,那是愤恨。他咬着牙冷冷的对我道,“那你就好好的看着王爷,要是王爷再出了什么事情,我拿你是问!”

他的铠甲一片一片的泛着寒光,深深的刺痛着我的眼睛。

随着无痕一起回来的还有沛芷,这么纤细柔弱的女子跟着他们一起上战场该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啊。无痕甩甩衣袖出去,沛芷才到我跟前坐下。她虽然也穿着铠甲,可是暗紫色的衣裳上也沾染了殷红的血迹,脸上皆是疲惫,稍稍和我说了几句话便被我推去速去换了衣裳又回来。

“王爷会吉人天相的对吧。”沛芷将拧干的帕子交予我手上,担忧的看着一睡不醒的王爷。她本就随军出战一天,加上此时的相伴身子恐怕是撑不住了。我忙叫来晴儿帮忙,好让沛芷去稍事休息,可她却不愿离开,毕竟她也是跟随了王爷这么久的侍女,现在出了这事,她始终是放不下心来。我拗不过她的性子,只得让她趴在王爷床边上小憩。

眉目紧蹙,他终于有了反应,额头不断的渗出冷汗,浸湿了两鬓的长发。掰开他紧攥的手心合于我的掌心,给予他支撑的力量,希望明日清晨他能安然的睁开眼睛。

一夜无眠,军医亦是陪了我们一晚。

因为担心他,多少人都在帐外默默的为他守候。

天,微微亮。

“王爷,王爷????”沛芷慌忙的晃着我,惊叫道。

我拧干帕子的手猛然一松,“啪”的一声溅起水来。转过身来,沛芷激动的趴在凌王爷的床边。他嘴角微动,手指轻颤颤的波动几下,只是那颤巍巍的动作就已经给了我们最大的安慰。

“王爷,王爷醒了?”军医和守在外面的将士们全都挤到床前。一番诊断之后确定并无大碍了,所有的人才都松了口气,终于是回神了。

来此的目的无非是要煞煞东胡的锐气,目的即以达到,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不过凌王爷受伤,这和大泽之间的关系就变得很微妙,此时凌王爷虽已清醒许多,可仍旧是要好好调养才是,而且,他毕竟贵为王爷,一切还要以大局为重,先把王爷送回京城安置,之后的事情还要等皇上处理。

未作耽搁,凌王爷一醒来,经军医确定行军已无大碍之时,我们就拔营归朝,本是凯旋而归,可是这一路上却不曾有任何有任何的欣喜之处。

“无痕,让你去抓的人可曾抓到?”凌王爷斜躺在马车内,一层层厚实的垫子铺在他身下,生怕一路的颠簸给他的伤口带来痛楚。可一直躺着似乎与他而言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情,无奈介于他的伤,大军一路行走都十分的缓慢,这更加让他闷的发慌。

他的身子不好,一路上睡着的时间也就多了起来,也就没有时间找我的麻烦,这倒是让我感觉十分的好,我甚至很坏的想,若是他一直都会是这样子该有多好,不然等他身子骨恢复了,我又该倒霉了不是。

“王爷,你要的人已经关了好些日子了。”无痕骑马在马车一侧,双眸清冷,一根锦带将头发高高束起,随着马步的颠簸,轻盈的发丝随风飞扬。

“过了清水镇的时候就想问的,可一觉睡醒又忘了。让他舒舒服服的过了这么多天,也该是时候处理干净了吧。”凌王爷趴在马车窗棱上,百无聊赖的摆弄着棱上金黄色的流苏,斜斜的弯着嘴角。

“王爷不准备到京城处理吗?”无痕平静如水的问道。

“这点小事,在这处理干净回去吧,省得到时候又忘记了。”

军医特意嘱咐,一路上凌王爷一定要按时喝药,说话时再三的嘱咐我要看着王爷把药喝完才好。起初我并不知军医们为何这么郑重其事的交代,一直到真的伺候他喝药的时候我才懂得其中的用意。原来,凌王爷什么都不怕,唯独怕喝药,恐怕这事情也就我不知道吧,不然为何大家一提到要王爷喝药就都摇着头不肯去。

还记得第一次把药端给他的时候,他直接就给扔出车外,追问之下,他才吐出一个字来“苦!”。我无奈,正准备去跟军医说再煎一碗,却没想到他们早有准备,我刚出马车就又递了一碗药给我,看来他们早有准备,只是苦了我了啊。

我再次端药进去,将药碗护在胸前。他斜靠在软垫上,半眯着眼睛打量着我,看的我心里毛毛的。索性就将药碗“啪”的扔在了桌子上,道,“你爱喝不喝,要不是看在你受伤的份上我才不愿意这么一碗一碗的伺候你,反正受伤的是你,疼得也是你。你不肯喝药他们都知道,就算你不喝他们也不会把我怎么样。”想当初为何让我喝药,他亦是用了激将法,而我只不过跟他学而已。

没想到他还真的端起药碗,眼神瞥着我,一口一口的灌了下去,末了儿还抓了我的绣帕擦擦嘴,得意的跟我炫耀。我暗喜,他果真是上当了。

刚把药碗递给车外的军医,就见无痕身后带着几个人压着一个灰头土脸的人往这边来。他头发乱蓬蓬的很脏,身上的衣服也满是血渍灰尘,看不清原本的面貌,不过上面一个落一个的补丁倒是看得出来的。

被压着过来的人一直低着头,刚到马车跟前就啪的跪了下去,不停的磕头认错。

凌王爷嘴里嚼着刚拿给他的蜜饯,懒懒的趴在车窗棱上看着他,却是一句话也没说。

“王爷打算如何处置?”无痕问道。

“要如何处置呢,本王还要好好想想呢,是给你一个干脆呢,还是在这一路上在你身上找点乐子好呢。”凌王爷像是一个顽童一般扬着头看着天,可他的语气却让人联想到了白骨森森的鬼魅。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这声音乍一听有些耳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我起身上了马车,用毯子将他裹好,不然等会儿又吹了风再生病还要我跟着倒霉。

“私通敌国,劫运军中粮饷可不是本王能绕得了罪呀。就这个已经能诛你九族了,还想饶命!钱爷,你是不是太贪心了。”

“钱爷!”我脑中突然闪过在天仙楼的画面,那个肥头大耳油腻腻的钱爷,居然就是现在跪在马车前的人,真是世事无常啊。我不自觉的厌恶的拿起帕子擦擦手,试图擦干净他残留在我记忆中的所有地方。

凌王爷回头很意味深长的看了我半晌,才缓缓转过去。“而且你还妄想着从本王手中逃出去,你认为你逃得了吗。”

“王爷饶命!”钱爷哭腔升起,额头上已经磕出血,沾染了不少泥土。

一阵冷风呼的吹过,他冷不丁的咳了几声,身体跟着颤抖,他捂着胸口拧起双眉。我知他刚才咳嗽带动伤口的疼痛了,忙递了帕子给他捂住嘴,省得又吸了凉气。

“听闻钱爷有万贯家财,可不知为何一夜就全都不见了呢。”凌王爷问道。

钱爷身子猛的一怔,抬起双眸,透过杂乱的头发小心的看着凌王爷。

“嗯~~~”凌王爷清眉一挑。

“咚!”的一声,钱爷的头用了全力的磕到地上,大叫道,“王爷饶命!”

“落到本王的手里,难道你还指望着东胡有空来救你吗?要是再惹到本王,他们可就要自身难保了。”

“小的不敢,不敢。小的家财全部都在靠近东胡的龟山山洞中,一共五十口箱子,请王爷明察!”钱爷腿脚软软的趴在地上不敢抬起头来。

喜欢重生婢女:冰山侯爷冷情妃请大家收藏:(www.remen88.com)重生婢女:冰山侯爷冷情妃热门小说88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婢女:冰山侯爷冷情妃》,方便以后阅读重生婢女:冰山侯爷冷情妃第289章 吉人自有天相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婢女:冰山侯爷冷情妃第289章 吉人自有天相并对重生婢女:冰山侯爷冷情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