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诉讼团队

作品:我的印钞机女友|作者:时镜|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19-05-16 00:08:46|字数:5594字

所有踏足社会的成年人好像都离“恋爱”这件事远了, 动不动就是奔着结婚去,很多人的字典里根本就不存在“浪漫”两个字。

但边斜好像真的不一样。

在程白的认知中,很多时候他看着好玩,实际的处事却相当成熟。可身上却偏偏还带着一种纯粹的浪漫, 明明觉得做的事说的话似乎没有什么大不了,然而看到或听到的那一瞬间, 却忍不住会浮出那么几许按捺不下的悸动。

作家感性的魅力吗?

程白其实有点没想明白,但隐隐约约能感觉到, 自己这一次恋爱好像谈得跟以往任何一次都不一样。

*

昨天晚上跟方不让打过了一个电话, 自然是谈了谈他那一桩离婚官司。

应诉这边已经确定由明天诚的家事团队来负责。

程白以前对这领域没太深了解,所有的认知基本来自于道听途说,所以今天一大早开车去律所的路上,她停下来找了一家书店, 进去买书。

边斜今天也跟她一起。

手里虽然有书正在写, 但工作室那边今天正好没事忙,又遇到程白手里同时有两件案子在做, 都算是他感兴趣的。

尤其是方不让这一桩。

不用想也知道这里面肯定藏着一些真实的狗血剧情, 又事关方不让, 让人想不八卦都难。

这么精彩的事,他不想错过。

程白走在他前面,对这家书店似乎已经很熟了,进来之后径直就往法律那个分类的位置走。

然后选中了几本书拿出来。

边斜站在她旁边一看, 嘴角便抽了抽:“到程律你这级别, 还兴搞‘临时抱佛脚’的吗?”

《家事律师实务》《朱律师为您解读婚姻法》《高端婚姻家事领域实战书》……

类似的书名, 拿了五六本。

程白一脸坦然,镇定自若地回答:“好歹拿人大几百小千万,样子总要做做吧。”

大几百小千万……

做做样子……

边斜听后就一个想法:方不让这只羊肉真肥,程白这屠夫心真黑!手起刀落,宰下去够狠!

到今天早上,方不让离婚的消息,已然是传遍了整个律界,昨天深夜就有很多微信群里传开了。

毕竟这种事是捂不住的。

方不让这边低调未必对外面传扬什么,可他妻子那边要打官司肯定也要联系律师,讲清楚两人的婚姻情况。毕竟案件中另一当事人是方不让这种让人一听就要头皮发麻的角色,又有几个律师能忍住不把这件事当成谈资对外宣讲?

所以传开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这消息实在是太震撼,太颠覆了,以至于所有人听后,第一时间几乎都跟程白一个反应——

不敢相信。

程白好歹还是方不让亲口告知的,不存在谬误可能;而其他人的消息传了三手四手五手,难免觉得这消息可能是中间传播的时候出了什么差错。

开玩笑,方不让在圈内这种风流做派又不是一年两年了,忽然之间说他早在6年前就已经结婚了,简直天方夜谭。

结婚又不是放屁。

结婚前风流浪荡,结婚后还是风流浪荡,而且这婚还结得无声无息,不可能呀。

一开始,总是愿意听信各种传言的八卦人士们,竟然少见地一致认为可能其实是方不让有哪位大客户忽然要离婚,面临窘境,但这话在传播的时候传变样了。

然而还没过半天,明天诚那边就透出了风声。

有几名资深律师说,所里的高级合伙人全来了,跟方不让一起在会议室里待了好几个小时,中途还叫了专门负责婚姻家事的朱律师进去。

这消息一出,无疑是坐实了传言。

所有人都被狠狠地震了一把!

这么离谱的消息居然是真的!!!

不得了。

这一回是真要不得了了。

都是从事这行业的人,大家多多少少都知道像方不让这么有钱的人一旦离婚会牵扯到多少东西。

“方大Par在明天诚好像持有比例不低的股份吧?我的天,我要是明天诚的合伙人,这会儿只怕是急得脑袋都要秃了,这一不小心会搞出很多事来啊。”

“还好律所不是上市公司……”

“太不可思议了!”

“方Par老婆是谁啊,完全从来没有听说过!”

“只知道说姓殷,好像有白俄血统,长得很漂亮。”

“而且连儿子都有了……”

“妈呀我简直觉得自己在做梦!”

“不管他老婆是谁,方不让这种业内顶尖的狠人,身价老高了,离婚分股份,分豪宅,分各种收藏的艺术品,甚至分股票证券……我觉得这是赚大了啊!”

“得了吧,不可能的事。”

“6年前方不让就已经是明天诚的合伙人了,人家打官司都没输过几场,结婚后还敢玩这么开,肯定有签婚前协议的。有钱人又不是傻子,真以为结婚就能分人一半财产、人人都能当邓文迪啊?”

“对哦,还有婚前协议……”

……

买了书到律所,程白和边斜还没走进去,就听见走廊上有几个人聚在一起讨论方不让这件事。

也不知是天志的律师还是楼上楼下其他公司的职员。

她听了一耳朵,也有些好奇。

昨天方不让的电话也就说了让她今天下午到明天诚,跟应诉团队那边见个面,大家一起做一做前期的准备工作,看这件事能怎么解决。

但有关于案情本身,只字未提。

程白也没多问,很显然,有关于事情的来龙去脉,等今天下午大家碰头就清楚了。

*

下午2点,明天诚某间会议室。

一张长桌,两面屏幕。

程白由方不让的助理宋京引着从外面走进来,推开门一看就见会议桌周围坐了6个人,桌上则放着几台笔记本电脑,还有或薄或厚一沓沓的纸质文件。

方不让坐在正中间。

他左手边坐着一名看上去十分严肃的中年人,国字脸,眉心紧皱出一道竖痕,厚厚的眼镜片跟玻璃瓶的瓶底似的,穿着打扮也十分老派。

程白进来时他抬头看了一眼,眉头又皱得深了一些。

显然是不大待见她。

看完之后又把头低了下去,继续翻看自己手里的那几页纸。

这名中年人更左边还坐着一些看上去年轻一些的律师,熟悉会议室排座位的程白一眼就看出来,后面这些应该都是团队里的普通律师。

而在那名中年人正对面。

也就是方不让右手边的位置,则端坐着一名青年,面容儒雅,温和平静,看程白进来还十分友善地对她点头致意,示意她坐在自己旁边。

“不好意思,我好像来迟了?”

其实程白没有迟到,这时候才刚刚2点,正好是大家约定的时间。但她一进来就感觉到这间会议室里的气氛太过凝滞紧绷,所以想要说话舒缓一下。

工作也需要好心情嘛。

尤其是这种家事官司。

程白记得,自己上午买的那几本书里有一本特意强调过这一点:要有耐心,有礼貌,千万不能暴躁。

但没想到对面那名中年人却十分暴躁,抬起头来,目光跟两道利箭似的就射了过来,竟然是半点面子也不给程白:“程Par以前就不打这个领域,我们都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团队里,你来得早来得晚都没什么区别。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要说的话,我们就继续聊正事吧。”

“……”

程白从业这么多年以来,真的已经很久没有听过这么不客气的话了,以至于她有些怀疑自己是走错了会议室。

但抬眸来看,方不让就坐在中间。

此刻他脸上没有表情,也完全不像是要跟谁谈正事的样子,人坐在那椅子上,两条腿却架了起来,直接高高地搁到了会议桌上。

一双昂贵的皮鞋映着光锃亮。

方不让手里拿了把指甲刀,竟然在那儿不紧不慢地磨指甲,听了这中年人的话好像也没什么要说的,只对一旁的宋京道:“给程律介绍下。”

宋京便先抬手示意了一下对面那个态度不善的中年男人,对程白道:“这位是高端婚姻家事领域的团队负责人,也是我们所的合伙人,朱律师。”

然后是程白左边那名温和青年。

“这位是我们方律的私人财富管理师,杨凡杨先生。”

其他人自然都是无关紧要的团队成员了。

程白于是明白了这一场会议的人员构成,也明白了今天这一场会主要会做点什么。

私人财富管理师都来了,应该是要厘清财产。

果不其然,宋京直接递上来一份厚厚的文件夹,她刚翻开就看见里面有各类财产清单。

方不让是真有钱,除了每年在明天诚的业务收入之外,还有持有股份所得的分红的,光在上海就有两处别墅豪宅,证券类资产也有好几千万,除此之外还有这些年来收藏的一些名画、雕塑和其他艺术品,这部分暂时没有办法确定具体的价值,但仅从旁边提供的估价来看,说出去也绝对是一笔让人心头一颤的大数字。

钱生钱总是很容易的。

方不让光在明天诚合伙人的位置上就坐了很多年了,手里有钱,又握着足够的人脉关系,本身又有足够的能力,随便搞搞都是来钱的路子。

程白大概地扫了扫,深深地感慨了一句自己还不够有钱之后,就直接翻了过去,去找方不让妻子的那页资料。

后面没几页就是。

居然真的有异国血统,栗色的卷发,皮肤白得好像在发光,茶褐色的眼眸,笑起来还有点甜。

殷晓媛,生于1989年,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白俄人。她随父姓,国籍在中国,也在国内长大。

6年前跟方不让结婚。

孩子是5年前有的,名叫“方还”。

资料里有一些殷晓媛的生平,也有方不让儿子方还的一些资料。

然而除此之外居然没有半点程白需要的信息。

她有点懵,以为是明天诚这边没有整理到一起,所以又耐着心往后面翻了翻。

反正她今天就是当花瓶来了。

人家好像也不需要她说话。

那位朱律师的脾气显然不是特别好,一面看手里的东西,还一面对方不让开嘲讽:“家里红旗飘飘,外面彩旗不倒,现在翻船了知道麻烦了。你们这帮做非诉的也好,打诉讼的也好,成天瞧不起我们这帮兢兢业业搞家事,可怎么着?到头来还不是要我们收拾烂摊子!”

方不让眼皮都没掀一下继续修指甲。

其他人都战战兢兢不敢插嘴。

“要不是主任强摁头,你这烂官司谁爱接谁接去。”一嘲讽起来好像就没个完,这位朱律师仿佛与方不让有点过节,还很看不惯他,“我还真搞不明白,不管外面名声怎么烂,好歹也是打一场赢一场的大律,结婚没搞妥当也就罢了,还搞到要离婚这地步,让整个律所的合伙人都跟着你提心吊胆,你缺德不缺德!”

程白听得眼皮直跳。

她还是头一回听见有除了方不让对手之外的人这么不客气地对他说话。

而且这话里话外的感觉……

她琢磨了一下,觉得自己应该是不小心误入明天诚内部合伙人的明争暗斗。

律所高层多的是摩擦。

合伙人之间相互看不惯的多了去。

方不让位置再高也肯定有人跟他不对盘。

只是这么算起来方不让也太惨了一点:目前这个团队里,主要负责的朱律师对他有这么大的意见,明摆着很不想接这烂摊子;而她虽然加入到了这个团队,但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出力。

方不让就是请她来当花瓶的啊。

无非买个安心,防止她程白故意跑去他老婆那边接官司跟他打擂台。

“所以啊,当律师,也得先做人。否则甭管你外面赚多少钱,到头来家里不还是搞得一团糟?我朱守庆活了这么多年,打过多少家事离婚官司,什么没见过……”

程白一面翻找着资料,一面支了耳朵听着。

毕竟居然有人敢这么骂方不让,虽然不能跟着骂两句,但光听着也能暗爽一把。

只是听到这里她忽然有点发愣。

朱守庆?

这名字怎么有点熟悉?

眼皮又跳了一下。

程白今天是带着“佛脚”来的,轻轻挪开文件夹,下头就是她带来的那几本临时用来补课的专业书。

一看最面上那本——

《朱律师为您解读婚姻法》

作者,朱守庆。

上海明天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资深高端婚姻家事律师。

个人简介里就写着家事领域必备守则三条:耐心,礼貌,不暴躁。

耐心。

礼貌。

不暴躁。

程白眼皮跳得更厉害了,悄然将文件夹挪回去盖住这本书,再重新抬眸看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位朱律师,只见他越说越怒,两道浓眉倒竖,嘴里面滔滔不绝,有如黄河,奔流不息!

就差直接爆粗了。

此时此刻,程白心里就一个感受:这年头律师出书简直不能信!太扯,太能装了!

但方不让好像已经习惯了,又或者说,真的根本没把朱守庆放在眼底,从始至终都非常淡定地在那儿修指甲。

从拇指修到小指。

等那最后一点磨完的时候,他才随意地吹了吹指甲缝里的碎屑,抬起了头来:“所以什么解决方案?”

“当然是和解为先。”朱守庆做这种案子是老江湖了,说话半点犹豫都没有,“对你来说,离婚这件事太伤筋动骨了,能不离最好还是不离。如果有办法安抚一下女方,让她放弃离婚的想法,或者能拖延一阵也好。这样给我们准备的时间也就更充分。你要知道,一旦她向法院提出要清算财产,这问题可就大了。”

婚内转移财产的做法,法律当然是不允许的,但违法被确认的前提是得有证据。

现在有钱人离婚有几个没操作?

区别只在于手段高低。

这种事朱守庆也操作过不少了,但方不让最大的问题不在这里,在于一旦面临财产分割可能会出现的后续一系列问题。

用通俗一点的话来说,会存在被“翻账本”的可能。

不管是律所这边的公账,还是方不让自己的私账。

中间有没有问题,是不是每一笔收入都依法缴税,又是不是每一笔收入都有清晰的来源,只怕连方不让自己都不敢保证。

有时候,夫妻离婚未必就只是民事官司,越是有钱人,越容易搞出刑事官司来。

朱守庆的话,不用解释众人都明白。

这也是明天诚所的高层合伙人都有点焦头烂额的原因所在。

只是程白越听越困惑。

她把手里这文件夹都翻完了,也没找到自己想找的那一份东西。

听朱守庆说完了,她没忍住问了一句:“我这儿是不是少给了一份文件?没看到婚前协议。”

“……”

“……”

“……”

全场静默,会议室里包括方不让在内的所有人都转过头来看她。

程白忽然就意识到了几分不寻常。

眼皮再次跳了起来。

而坐在她旁边那名青年也轻轻一笑,温言细语地证实了她那个不祥的猜测:“方先生这婚结得随便,除了有一些口头上的约定之外,并没有跟女方拟定任何与财产有关的协议呢。”

“……”

程白觉得自己终于能理解对面那位朱律师的暴躁了,但同时也完全无法理解方不让——

方不让是什么人?

当年跟她打二审官司能逆转的狠人,思维缜密堪称滴水不漏,最看重的可能就是个“钱”字,可结婚居然没跟女方签婚前协议?!

她再次将不可思议的目光投了过去。

方不让却没有解释的意思,随手便把已经不用的指甲刀扔在了前面文件夹上,在程白进来听了这么久之后,第一次正儿八经地看向了朱守庆。

他两手十指交叉在了身前。

是一种全然的上位者姿态,显得成熟而稳重。

“第一,我已经告诉过你,不离婚这个选项可以直接排除;第二,财产分割这一部分不可能避免,我只需要你做好目前能做的所有事,而不是把时间浪费在不可能的事情和向我叫嚣上;第三,我最重要的利益诉求在抚养权上,希望你尽快认清这一点,相比起来,钱没有那么重要。”

一字一句,清晰明了。

声音不大,但那种悍然的威慑力却是有如实质的。

每一个点都说得确定无比。

很显然对这一桩即将面临的诉讼,方不让是有很清醒的认知的,而他的认知与朱守庆所追求的最佳方案根本不在一条线上。

只不过……

程白思考了一下,方不让要是最后被搞到净身出户这地步的话,自己的代理费可就没着落了。

袖手旁观也得有底线啊。

于是她咳嗽了一声。

这一时竟意外与旁边那位帮方不让做私人财富管理的杨凡异口同声,严肃道:“不,钱还是很重要的!”

喜欢我的印钞机女友请大家收藏:(www.remen88.com)我的印钞机女友热门小说88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印钞机女友》,方便以后阅读我的印钞机女友第117章 诉讼团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印钞机女友第117章 诉讼团队并对我的印钞机女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