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塌下来

作品:我毕业好多年|作者:青浼|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19-06-07 11:00:00|字数:6363字

徐酒岁莫名其妙被凶了一脸, 但是她一点都不意外, 只当是这男人的间歇性神经病再次发病了。

她放下手机, 望着他好脾气地说:“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

她一脸平静, 见他生气反而不害怕的样子,让许绍洋更加像一拳打在棉花上, 有口气闷在胸口上不来也下不去——

此时他倒是宁愿她露出害怕的样子。

而不是如同看着一个无理取闹的人, 充满了宽容的爱心。

许绍洋可能需要她徐酒岁很多东西, 但是唯独不需要这种和爱情八竿子打不着边的怜悯。

什么玩意!

强忍着想要掀翻面前桌子的冲动, 男人的眼神变得更冷了一些……他把这归罪于喝多了宿醉未醒,于是屈指不耐烦地敲了敲桌面, 皱着眉宣布:“十分钟以后开始, 今天画室空着给你们用,其他人有单子的做单子,没单子的滚回家去, 别在这碍眼。”

许绍洋这句话一出, 千鸟堂一半学徒兴高采烈地放了假。

小船显然是今天有单要做的那个, 愁眉苦脸地往里头工作走,收拾收拾准备开工。

十分钟后, 徐酒岁和饭团脑袋一前一后地进了画室。

……

轻手轻脚地踏入画室,环绕周围一圈发现徐酒岁发现这里和她走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变化……那个大卫石膏像都还在那里落灰。

后来仔细想了想,满打满算其实她也不过是离开了这里两年不到而已。

并非所谓“物是人非”。

然而她心中却更加感叹, 因为她发现自己不仅记得自己离开时这里的模样, 更记得自己第一次踏入这里时, 阳光从外洒入, 三三两两的学徒坐在阳光下,铅笔在素描纸上发出沙沙的声音……

那时候,有个人站在她身后用冰冷的声音说——

【把这些素描稿子看一遍,然后把你看到的问题告诉他们,之后盯着他们画,画到你觉得可以了,再带他们来见我,如果到我面前不合格,就一起受罚。】

许绍洋永远都是刻薄严厉得像是刺猬。

包括现在。

“又在想什么?”

几乎没什么变化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与脑海中回忆里那铿锵有力的“如果到我面前不合格,就一起受罚”几个字重叠在了一起。

徐酒岁愣了愣,回过头看了许绍洋一眼。

男人身形挺拔地立在她的身后,挑眉,回望她。

在与她对视几秒后,他微微一顿,不着痕迹地冲着画室里某个方向抬了抬眼。

徐酒岁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这才发现原来饭团脑袋已经坐到了一个画板前面,开始熟练地贴胶带固定画纸……他身边还有别的学徒用一半放在那的画具,他整理了下,就直起身开始用铅笔定位勾线。

这也太快了吧?

灵感不要钱吗?

徐酒岁有些惊讶,几乎都怀疑是不是许绍洋这向来没有任何信用的人偷偷给这人透了题……然而这时候感觉自己的小腿被人从后面极不耐烦地踢了下,她愣了下,这才发现站在她身后的许先生已经一脸不耐烦,想来是极其不满意她这副吊儿郎当,不怎么走心的样子。

“你准备站在这站到晚上八点?”他问。

“可以不要这么刻薄吗?”徐酒岁也向来是有什么说什么,“我只是在想这位joker先生拿到题目既有灵感,要么是天资卓越,要么就是有人提前给他透了题。”

她冷嘲热讽,可惜许绍洋却并不上当,冷嗤一声:“我大老远把你哄来近海市只是为了窜通别人给你演场戏,意义呢?为了好好看你一眼?”

徐酒岁涨红了脸——并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恼怒,这人嘴巴怎么这么坏啊?

她动了动唇,正想说什么,这时候站在她身边的男人却收起了脸上的嘲讽,弯下腰,微微眯起眼对视上她那双因为恼怒闪烁的眼,似笑非笑道:“当然,你也可以这么认为。”

“……”徐酒岁无语地回望他,“你是不是吃错药了?能不能好好说话?”

见她完全不受撩,一脸正直,眼里只有困惑。

许绍洋在心里叹了口气,感到挫败。

只好换回了正常的语气,指了指徐酒岁身后已经开始做设计图的joker:“完全没头绪?是不是慌了?”

他凑的有些近,并且在徐酒岁来得及躲开前,抬手替她将面颊边的碎发别至耳后,冰凉的指尖仿佛不经意地扫过她的面颊。

徐酒岁皱眉。

“再不快些真的要被落下了,”许绍洋却在这时候恰到好处地提醒,同时用只有他们两让人能听见的声音缓缓道,“别说师父不袒护你,我那位友人只可能接受中式传统,别搞那些花里胡哨的惹人笑话……晓得了啊?”

他嗓音平静,像极了曾经成百上千次,一只手撑着画架,一只手握着铅笔耐心给她讲新的设计图的优缺点。

回到千鸟堂,处处是回忆。

她讨厌这样,随意当初才走的远远的。

“不要你教我,我不知道要做中式传统么?”徐酒岁倔强地说,“本来就知道的,被你讲出来就怪怪的了……你这是作弊。”

“不好么,刚才你还以为我给别人作弊。”

“对,你就是这么一个充满了不正义的人。”

许绍洋笑而不语,只是冲她扬了扬下巴,示意她别废话,赶紧动手。

后者撇撇嘴,光明正大地对着男人翻了个白眼,表示急什么,拼实力又不是拼速度。

这副样子倒是让许绍洋想到了她以前,两个人还很好的时候,她偶尔也会趁着别人不在的时候同他露出孩子气的模样。

这点怀旧心思歪打正着地戳中了许绍洋心中那并不多的一丝丝柔情,所以他并没有跟她计较她翻白眼的时候有多不尊敬,而是抬起手揉了下她的头发——

在她来得及抗议前,又飞快地收回了手。

扔下了一句“抓紧时间”,男人转身离去,还体贴地顺手关上了门。

徐酒岁:“……”

只留下了徐酒岁脸上还挂着一脸的尴尬和不情愿,那句“别碰我”来不及说明,甚至脸上的僵硬都做给了鬼看。

……………………不得不说许绍洋还真是挺了解她的,知道她想说什么,更知道她想说的必然不是他喜欢听到的。

所以她连说出口的机会都没有。

……

徐酒岁深呼吸了一口气,收起了脑子里那些胡思乱想,坐到了饭团脑袋旁边的那个画架旁。

那个画架靠在床边,阳光从外轻洒而入,徐酒岁微微眯起眼,捏着铅笔。

回想起许绍洋说的承载者信息——

挑剔,男性,三十岁。

低调且循规蹈矩,性格沉闷古板,正规社会职业。

这不就是她的薄老师么?

如果是薄老师的话,会希望拥有一个什么样的纹身去遮盖她手臂上的伤疤呢?

徐酒岁撑着下巴,觉得如果这样带入自己的创作热情忽然提高了很多……虽然事实上,她觉得薄一昭宁愿去美容院跟别的妇女挤一挤一块儿排排坐做光子嫩肤去疤痕,也不愿意纹身。

有些烦躁地扒了扒头发,这时候她听见旁边的饭团脑袋忽然说:“你也是许老师的关门弟子吗?续九千岁之后的?”

徐酒岁盯着画纸,沉默了下:“我只是跟着他学手艺,并不是他的徒弟。”

她想说我没你们这么稀罕这件事,所以你也不用对我敌意那么深,我想要赢了你只是因为我来取走我的东西,至于你不能顺利拜师……

只是因为许绍洋心高气傲,不愿意接收你们这些野路子。

大家都是被他逼迫的天涯沦落人,何苦对她冷鼻子冷眼的?

徐酒岁觉得自己态度绝对够好,但是没想到对方听见她的说辞,反而冷笑了一声:“许老师也不知道作了什么孽,先收了九千岁,又收了你……你们女人是不是都没有良心,不知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道理?学了手艺便拍拍屁股想要走人——”

徐酒岁听不下去了。

“啪”地一下扔了手里的铅笔,一个大幅度动作转过身:“大哥,我们怎么着,跟你有关系?”

“看不下去。”

那人却完全不受她的怒火影响,他一边画设计图草稿,一边慢吞吞地说——

“你说当初九千岁不会是被赶出千鸟堂的吧?这么长时间就这么消声灭迹了……叛除师门,没脸在圈子里混?还是被许老师赶尽杀绝了?”

至此,徐酒岁不得不说,她被踩了尾巴。

猛地站起来,身后的小板凳摩擦地板发出刺耳的声音然后“咣当”一下倒地!

她冷眼看着那个低头画稿子的男人,冷冷道:“请问你是过来争取拜师机会的还是居委会派来管闲事的?你是很想懂‘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道理,倒是要看许绍洋愿不愿意给你这个机会?”

那个饭团脑袋被她尖锐的语言刺激得画设计图的手一顿,沉默几秒后,反唇相讥:“怎么,他的机会就是给你这种人的吗?”

“他倒是想要给,我不要,怎么了?”徐酒岁响亮地冷笑了声,用无比荒谬的眼神看着他,“你算个什么东西,你连九千岁一根小指头都比不上!”

吹起自己,她向来是不要脸的。

所以这会儿连眼睫毛都没抖一下。

那饭团脑袋阴阳怪气笑了声,直接把面前这女人和九千岁划归为了一类人:那种学了手艺就跑路,背信弃义忘本之人。

“你不用这么着急为你的前任师姐说话,”那个饭团脑袋说,“今天别说是你,就算她本人来了也一样是我的收下败将……我看过她的设计稿,稿子是画的好,但是上到承载者身上,也不过如此而已。”

……作为专业美术出生的刺青师,徐酒岁的设计图是别人拍马也赶不上的,论画技,许绍洋偶尔都要拿着图来求她指点。

而真正的刺青上身后,表现力始终不如在纸张上那样顶级,是徐酒岁一直以来的痛。

——如今被一个满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神经病掏出来点破,徐酒岁气得要命。

她却没有跟他再吵,转身扶起椅子重新一屁股坐下去,她长吁出一股压在胸口的浊气:不生气,不生气,气出毛病没人理。

——她可以昂首挺胸从千鸟堂离去,但是她不可以接受别人说她是因为水平太臭被赶出去的。

打败这个饭团脑袋,忽然成为了和拿回那副被挂在千鸟堂作品墙上的设计稿同等重要的事情。

她前所未有地严肃起来。

坐在画框前,她闭上了眼,再次想到了这一次设计图的承载者——

一个三十岁的男人,三十而立,如今他已经站在了人生的岔路口。

因为性格沉闷少言寡语,他可能会感受到各方面的压力,但是却没有办法用简单的言语述说。

三十岁,他可能事业平平毫无进展,渴望打破一尘不变的人生格局,但是因为本身性格古板,他又会对是否迈出这一步踌躇。

徐酒岁想着想着,忽然想到了那天晚上,刚刚被砸了苦心经营的店铺,她沮丧地抱着被窝,发着高烧蜷缩在被窝里……薄一昭替她擦掉了眼泪,第一次好好坐下来,用沉定却压抑的语气,跟她说了自己的故事——

他亦面对如此困境。

回国另谋高就,还是低头认输回美国。

人生道路的岔路口,是个人都会迟疑。

那个时候,浑身上下的反骨逆鳞便如荆棘狂野疯长,是堕入平庸之道,还是一步登天踏入九霄云端,皆在一念之间。

徐酒岁睁开眼,落笔的第一瞬间,在心中,她的设计稿已经完成了。

旁边沙沙做设计图的joker只感觉旁边忽然安静了下来。

他转过头看去,却看见旁边那个原本一点就燃的女人就像是被摁下了一个神奇的开关,忽然安静了下来,坐在画架前的她,神情冷漠,那双眼中却仿若有流光溢彩。

——整个人的气场仿佛都变了,变得强大而自信。

这让他略微震惊。

……

徐酒岁自然不知道旁边人打量的目光。

她一心扑在了自己的设计稿上——

疤痕遮盖,在伤口有新肉长出且凸起增生的情况下,不适宜用浓墨重彩遮盖,虽然纹身材料无毒无害,但是纹身枪割上去无论如何也是对身体的损伤,但凡这种情况,就该考虑承载者本人的身体问题。

伤上加伤没有必要。

所以整个纹身要围绕伤痕本身去创作,将它变成设计的一部分,而不是像个三流刺青师一样,只知道用浓墨重彩去强行遮盖。

于是在徐酒岁手中的铅笔之下,那条蜈蚣似的丑陋疤痕,便成为了整个刺青纯天然的主体,笔直一条的疤痕保留,以打雾的表达形式勾勒出腾雾祥云环绕。

疤痕上下两端再往外延伸,收尾以同等长宽设计浮雕状纹样,几笔勾勒——

远远看去,与疤痕增生主体衔接,成了一根被仙雾腾云环绕,震四方,碎苍穹的如意金箍棒。

光是如此当然不够。

说到“打破格局”“人生起落”与“修成正果”,反骨经典代表人物自然是《西游记》中的孙悟空。

考虑到承载者本身对于刺青的接受度不高,所以图案就不能太大,想要画与如意金箍棒等大猴子脑袋自然并不现实。

徐酒岁稍一犹豫,随即下笔,几笔勾勒三个人物——

金箍棒左边,是已然取经归来,如今身批战甲,威风凛凛的斗战胜佛。

他抱臂而立,背靠如意金箍棒,他恣肆随性……修成正果后其目光坚毅,仿若透过苍穹之上,得以悟佛;

在如意金箍棒的中间最低端,盘腿坐着齐天大圣。

高高的大圣触须,他盘腿而作,一只手撑着脸,歪着头一脸孤傲不屑,未被驯服的美猴王天生反骨立现;

而在如意金箍棒的右侧,稍微偏上一些的位置,则绘了一只活灵活现的小猕猴。

小猴子神情天真欢快,抬着头望着头顶九重天所在之地,作坚定向上攀爬状,眼中只有对仙界向往……

三位一体的孙悟空,代表成佛,悟佛,开蒙三个阶段。

相比起作为主体的如意金箍棒,小猕猴不过设计成徐酒岁拇指大小,小小一团,而齐天大圣与斗战胜佛身形修长,大小不超过食指。

如果不仔细看,甚至不容易看到这三团东西是作为纹身一部分存在其中。

徐酒岁落笔之间,胸有成竹——

这世间大概再也不会有比画纸更令她身心平静的地方,无论是何处地何境地,拿起画笔的一瞬间,她的眼中只有这未完成的作品。

不知不觉,六个小时居然就这么悄然无声地渡过。

……

许绍洋推门而入时,徐酒岁正艰难地活动自己因低头太久而僵硬的脖子。

最后瞥了一眼自己的设计稿,她无比满意,甚至还在想:如果那个承载者死活不愿用这个设计图,她就把设计稿拿回去,哄她家男人用。

…………………………如果她家男人也不愿意用,她可能考虑把如意金箍棒改成哈勃望远镜,然后把小猕猴改成牛顿,大圣改为伽利略,中间爱因斯坦,他必然欣喜若狂。

想到这,徐酒岁不禁感慨她可真是个记仇的女人,又让脑子里的各种坏思想不小心取悦到了自己,一时间,可把自己嘚瑟坏了。

许绍洋一样扫过去,就看见小姑娘坐在画架前面眯着眼傻乐,也不知道在乐什么。

男人哼笑一声。

在他转身先取饭团脑袋的设计图时,徐酒岁扫了一眼,看到他直接给那个古板老男人设计了个机械臂,那疤痕处被弄成了排气管,好看是挺好看的,但是徐酒岁还是觉得……

许绍洋说得对。

古板的老男人不可能希望给自己做个机械臂,本来只是一条疤痕,机械臂是要包完整个手臂才好看的。

心中瞬间更加胸有成竹。

以至于许绍洋来取她的设计稿时,她还有些得意。

只见许先生在第一眼看到一根棍子杵在那先是皱眉,转过身刚想问她是不是在胡闹,结果目光一飘,又看见了棍子旁边还有些别的东西——

于是弯腰多看了两眼她的大小猴子,前一秒还紧皱的眉毛便松开了。

他转过身对视上她神采飞扬,就差把“夸我”写脸上的脸蛋,向来冷漠的薄唇唇角难得勾了勾,露出个不太明显的笑容来。

“好不好?”

她按捺不住的问。

肉眼可见,严肃的许先生脸上变得更加柔和了些,几乎又想要伸出手摸摸她毛茸茸的可爱脑袋。

只是当着外人的面,他不好做的偏袒如此明显。

所以也是淡淡一笑:“好不好今日不是我说的算,为了公平,我好不容易将承载者那尊大佛请来亲自在外面坐着了,接下来,让他选便是。”

徐酒岁当即站了起来,用眼神示意自己要去拜佛。

许绍洋却不许,让她先坐着,等一会儿有需要她了再叫她出去。

交代完一切,再次强调让她好好坐着等不许乱跑后,许绍洋便转身出了房门。

然而许先生并不会知道的是,他的叮嘱对于徐酒岁而言向来都只是不怎么美妙的耳旁风。

所以他前脚刚走,后脚画室的门便悄然无声地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从里面探出来鬼鬼祟祟的脑袋,徐酒岁蹑手蹑脚地溜了出来,蹭着墙边的阴影往厅堂那边靠近——

其实她并不是非要立刻看承载者本人不可。

实在是因为,当她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的时候,就总会非常期待承载者看到她的作品时脸上惊喜的一瞬间……看着那种天然不做作得欣赏与惊艳,她便会觉得这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更值得人心满意足的事。

悄悄勾起唇,满心期待。

在听见许绍洋说“你先看看这两张设计图”时,她心情紧张地从拐角墙壁边缘探出了一双眼睛。

然而就在这时。

“你这套茶具怎么少了一个?”

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自厅堂响起时,徐酒岁唇边的笑容僵住。

她眨眨眼,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和幻听——

这之前许绍洋坐着的位置上,她亲爱的、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男朋友正把玩着一只古董茶杯,用不太热情却足够熟络的语气,问出了她六个小时前问过的同样一个问题。

这一秒,脑子里一片空白,轰隆隆地巨响着炸开了花。

如果这世界上还有能比这更绝望的事。

那一定是,许绍洋没有说“关你屁事”,而是诚实回答:“徒弟不懂事嘲笑我那前任小女友,便砸他脸上了……嗤,阿昭,你说这算不算是阿哥我一把年纪,还学会了冲冠一怒为红颜?”

徐酒岁:“…………………………………………”

讲个笑话,她前男友和现男友是好兄弟。

好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

徐酒岁沉默不语。

当即倒退回了画室,关门,锁门,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决定了。

今天外面就是天塌下来,她徐酒岁,也不会迈出这个画室一步。

※※※※※※※※※※※※※※※※※※※※

端午安康,今天是不卡剧情的粗长君,且发三百个红包

祝大家假期愉快!么么!

喜欢我毕业好多年请大家收藏:(www.remen88.com)我毕业好多年热门小说88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毕业好多年》,方便以后阅读我毕业好多年天塌下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毕业好多年天塌下来并对我毕业好多年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