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昨日重现

作品:丧病大学|作者:颜凉雨|分类:鬼怪灵异|更新:2018-03-26 03:32:38|字数:4307字

作者有话要说:

我居然。。真的二更了。。。不管了反正都末世了,我先美一会去哈哈哈哈~~~~~

————————

感谢不在的空间、流星麻麻、yuangungunzd、rinko、 我爱雷君凡、你猜我猜不猜你猜、正义、魔方的无奈的地雷!么么哒!


宋斐跑回宿舍的时候还不到中午十一点,可一直到晚上六点,校园广播的喇叭再没发出声响。整个宿舍区静得出奇,像是没有任何活物,又像是有某种更可怕的活物潜藏在这寂静里,只待夜深,伺机而动。

王轻远,任哲,向阳,谁都没有回来。

宋斐躺在床上,心却沉到谷底。

整个下午,他都翻来覆去睡不着。往日里,沾枕头就着是他的绝技,可经历了白天的种种后,他一闭上眼,脑子里就开始回放那些惨烈画面。他想将那些东西赶出去,只能逼着自己去思考别的事情。比如广播里说发生意外,可究竟是什么意外,人吃人能算是意外吗?还破天荒地没有说一切安好,请大家放心,而是直截了当告诉大家就近寻找躲避场所,这是不是说明学校当时仍没有控制住局面?那现在呢,现在控制住了吗?如果控制住了,为什么不再发广播?

想得太累了,他也会宽慰自己,或许一觉醒来,就什么都好了。可他没办法睡觉,想得越多,思绪越乱,头就越痛,人也就越清醒。

咚!

突来的撞门声直接吓得他浑身一激灵。

屏住呼吸,侧耳去听,却再无声响。

漫长而压抑的寂静后,宋斐壮着胆子,颤着声问:“谁?”

咚咚!

撞门声更猛烈了!

不,不是室友,甚至都不是同学,不然他们就会说话,会用呼喊回应而不是撞门!

宋斐猛地拉过被子蒙住头,整个人都蜷缩起来。就像儿时第一次自己独自睡觉,总觉得床底下会伸出来手拽他的脚,所以他必须要捂得严严实实,盖得密不透风,哪怕无法呼吸,也不能留一丝缝隙!

渐渐地,撞门声弱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寂静再度降临。这寂静仍然压抑,仍然窒息,可宋斐却在这压抑窒息里,松了口气。

小心翼翼地从被子里露出头。

宋斐很庆幸还没到熄灯时间,起码此时此刻,黑暗不会在他的恐惧里再添上一脚。然而望着惨白天花板的他又开始后怕,会不会那些游荡在走廊的变异者也像飞蛾一样有趋光性,所以才会来撞他的门?可要是关了灯,他没被啃死,也先吓死了。

去他妈的不想了,反正天黑以后就开了灯,要出事早出事了,爱谁谁吧,被啃死也比被吓死强!

宋斐再躺不住,掀开被子,蹑手蹑脚地爬下床,阳台拉门早已被他关紧锁好,此时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对面楼里亮着的灯光。

一,二,三,四,五……

宋斐从没有像此刻这么认真地数过一幢楼房亮着灯的窗口数。到最后他甚至贴到阳台门上去数,因为这样视野更开阔。

三分之一,亮着的窗口再加两个,就正好是窗户总数的三分之一。

这只是自己能看见的一面,另一面情况如何,不得而知。但这三分之一的灯光,已足够让宋斐获得一丝安心。

起码有人同自己一样,在忐忑的等待中煎熬,这样一想,好像也没有那样恐惧了。

肚子发出咕噜噜的叫唤,宋斐这才想起自己从早上到现在,还没吃过一口东西。这一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光害怕逃命了,哪里还顾得上五脏庙。

轻车熟路从柜子里翻出泡面,宋斐随意扯开袋子,嘶啦一声,在此刻的440尤为刺耳。宋斐吓了一跳,立刻不敢动了,直到确定门外没有声音,才轻轻柔柔地把泡面放到饭盒里,知道的他这是对待泡面,不知道的绝逼以为他捏的是块豆腐。

四个暖水壶都是昨天打的,这会儿全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的状态,宋斐打开任哲那个据说静置48小时还能维持在80c的高端壶,满心期待地往饭盒里倒水,直至水没过泡面,这才放下水壶,盖上饭盒盖,开始闷。

五分钟以后。

宋斐迫不及待打开饭盒,拿筷子把面饼抖落开,咽了下唾沫,几乎是怀着虔诚的心情张嘴就是一大口。

嘎吱。

很好,口感非常有嚼劲。

囫囵吞枣地消灭了一包加湿干脆面,又喝了半饭盒汤,胃里总算熨帖了。宋斐整个人也有些缓过劲来,再爬上床,就觉出累了。

闭上眼,宋斐终于进入梦乡。

这是一个非常平凡,但非常舒服的梦。

梦里宋斐挨完了最后一个小时,稳当交了四级卷子。然后到食堂跟戚言会合,又美滋滋吃了一顿午饭。午饭的菜是糖醋榨菜丝,打饭阿姨还特意多给他盛了半勺。席间戚言痛哭流涕地承认了自己在交往中犯的错误,表达了自己有眼不识金镶玉的懊悔,并握住他的手,以“今后我不去图书馆了一门心思陪你追新番刷微博”为承诺,求复合。

宋斐是在猛点头的时候醒的,自己把自己给乐醒了。

阳光照进440,满是生活气息的宿舍很安静,安静得有些荒凉。

他睡眼惺忪地坐起来,几乎要相信昨天发生的那些都是一场梦了,直到捞过枕边充电的手机——电量满格,信号还在休假中。

宋斐瞬间清醒过来,他一股脑爬下床,跑到阳台玻璃拉门处,果然发现对面楼的拉门玻璃上也贴着一张已经变形的脸。

罗庚看见宋斐,立刻来了精神,热情挥手。

宋斐也挥手致意,同时小心翼翼打开阳台拉门。先是一条缝,侧耳去听似乎没什么声响,他索性壮着胆子一把冲出去,但一只手仍然抓着门框,打定主意只飞快地看楼下一眼,但凡情况不对,马上闪身进屋。

楼下空空如也。

宋斐维持着一手拉门框一手扶阳台的姿势,用24k钛合金眼搜寻了两分钟,确定,触目所及真的什么物体都没有。没有活人,没有变异者,没有尸体,甚至连残肢都不见了。光秃秃的灌木围成的绿地还是那样规整,虽然其中的花草已因天冷而枯黄,楼头的黑板报还是那样青春洋溢,虽然上面画的柯南说的不再是“真相只有一个”而是“宿舍是我家文明靠大家。

一切都平静如初。

只要无视柏油路面上一滩滩已经发黑的血迹。

可惜宋斐无视不来,而且好死不死还视力超群——再握不住门框,他直奔厕所吐了个昏天黑地。

罗庚刚有样学样地开门出来,以为对面的宋同学已经大无畏地替他确认了外部安全,不料宋勇士就脸色惨白地冲进厕所,弄得罗庚心里一颤,半个身子又缩回了门里。直到看宋斐白着脸出来,才不无担忧地问:“你没事吧?怀了?”

要不是距离太远,宋斐真想再酝酿酝酿吐他一脸。

罗庚也是苦中作乐,一晚上的煎熬,谁都不好受:“哎,你夜里听着广播没?”

宋斐瞪大眼睛,急切的询问语气中带上了难以隐藏的希望之光:“夜里广播了?!”

罗庚怔住:“不知道啊,我没听见,这不问你呢嘛。”

宋斐忽然发现,原来自己错怪戚言了,这个世界上一张嘴你就想抽他的人很多,比较之下,还能用肉体偿还的戚言真是怼人界一股清流。

“早啊。”罗庚忽然冲宋斐上面一点头。

“早,”周一律声音慵懒,没睡饱似的,“咋样了……哈欠……有新消息没,能安排重考不?”

宋斐黑线。

罗庚也石化,好半天才万语千言汇成一句:“你的关注点还真是……”

宋斐帮他说:“丧心病狂。”

周一律觉得这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自己过完就不管别人死活了是吧。”

宋斐刚想说我他妈也是半路被打断好么,结果对面罗庚比他还快一步:“谁告诉你我过了?”

宋斐愣住,他明明记得昨天自己跑回宿舍的时候对面的罗庚还没睡醒啊:“你没过你不去参加考试?”

罗庚潇洒一甩头:“我罢考。”

周一律听不下去了:“你要脸不?你爸那么大岁数了你让他给你当枪手?!”

罗庚:“……”

宋斐:“……”

冷飕飕的风吹过两栋宿舍楼之间。

罗庚:“八成出大事了,学校也没能控制住局面的那种。”

宋斐:“嗯,不然不可能就一个广播,然后再也没动静。”

周一律有些迷茫地挠挠头,怎么一个没注意,话题就换了,前一个聊完了吗?

宋斐他们隔空对话没多久,其他宿舍也有人听见声音来到阳台,半个小时以后,两栋宿舍楼所有还喘气的校友们都出来交流了。

“他们走了?”

“你瞎啊,没看见都他妈在走廊里晃荡呢?!”

“到底什么玩意儿啊?”

“学校都不知道你问我?”

“操,昨天出事儿的时候我还以为安全演习呢,我还想说这次可挺像那么回……啊啊啊啊啊——”

突来的惨叫让好不容易有所缓和的气氛骤然凝固,就在几十双眼睛的注视下,那人被活活拖进了屋里。

没人知道他们屋的门怎么就开了,是没锁住,锁坏了,还是被硬生生破了门。

唯一清晰的只有哀嚎,挣扎,以及一切结束后,死一般的寂静。

“到底怎么了啊?!”罗庚急红了眼。事发在他斜下方的二楼,他就是倒挂到阳台上都没办法窥见内情。可对面楼那一张张变了色甚至可以说是极度恐惧的脸,又让他抓耳挠腮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没人理罗庚。

包括宋斐。

罗庚看不见,可他们这面楼都看得清清楚楚——对面二楼阳台的同学被拖进去几分钟后,又重新返回。仍然是之前的穿着打扮,蓝秋衣,灰秋裤,一看就不是一套,末了秋衣下摆还没完全塞进裤腰。

这该是一个会让人觉得无比亲切的造型。

如果不是他只剩半张脸的话。

就像医院里常见的那种人体解剖模型,半面是人脸,半面是没有表皮的肌肉组织纤维,唯一不同的是模型的肌肉纤维是完整的,而眼前的这个,只剩下零星的碎肉块,要掉不掉地糊在半边脸上,仿佛一团烂泥,隐约可见其下刺目白骨。

宋斐胃里已经没有可吐的了,他只能不住地干呕。

那半张脸的同学又回到了刚才同大家聊天的位置,只是双手不再扶着阳台,而是像一个遇见障碍不会躲避的机器人一样,一直蠕动着,一次次向前,又一次次被阳台围栏挡回。

如果说昨天的突发状况让大家的恐惧只停留在宏观层面。

那么现在,这害怕有了最清晰具象的载体。

有同学哭了出来。

平日里,大男生哭或许丢人,但现在,宋斐反倒羡慕他。哭也是一种发泄,哭出来就不害怕了,起码比他这样憋着浑身发抖的强。

罗庚不再追问,他回忆起自己昨天的遭遇,再结合刚刚听到的惨叫和对面这一众表情,已足够脑补出大概。

要么是这所学校疯了。

要么就是他们疯了。

风中忽然传来许多人奔跑的声音,就像昨天事发时宋斐在教室里听见的那样。他瞪大眼睛,暂时忘却恐惧,仿佛有所预感般,目不转睛地盯着下面!

果不其然,几乎是昨天逃命大军的情景重现。先是一个两个打头,接着就是兽群一般夺命狂奔的同学,哭天抢地的呼号声里,如潮水般冲进了宿舍楼!

宋斐死死盯着下方黑压压的人群,可人数太多,速度又太快,根本看不清楚,急得他恨不能跳下去挨个扒拉开看!

想喊那人的名字,又怕那人真在里面,被自己这么一叫,反倒耽误了速度。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宋斐急得直薅头发,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某种奇异的感觉划过心头,就像电影小说里总爱用的桥段一样,福至心灵,从前的宋斐对此嗤之以鼻,然而此时此刻,他真的就鬼使神差地看了过去,那几乎是队伍的末尾了,刚刚从转角跑过来,进入宋斐的视野范围。

戚言就在那里。

一边奋力奔跑,一边抬头看搜寻着什么,直到目光与440的阳台……擦肩而过。

宋斐这叫一个恨!

得,运动战里焦距对不准也可以理解,山不就他,他就向山走去!

喜欢丧病大学请大家收藏:(www.remen88.com)丧病大学热门小说88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丧病大学》,方便以后阅读丧病大学第7章 昨日重现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丧病大学第7章 昨日重现并对丧病大学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